赵宇的幸运与陈宗祥医生的不幸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赵宇
    【全文】

      赵宇和陈宗祥医生,两个人毫不搭嘎。
     
      赵宇生活在福建,陈医生生活在山东。两个人的命运,有些相似,都是为了别人的利益,而让自己身陷囹圄。两个人的命运,又有些不同。不同之处在于,赵宇因媒体的关注最终没有被认定为犯罪。而陈医生,却是因为某个媒体的构陷,被立案侦查。陈医生的命运最终飘向何方,还不知道。
     
      先说说赵宇吧。
     
      2018年12月26日晚,很晚,快第二天凌晨了吧,赵宇听到楼下在争吵,还有一女人在喊强奸、救命。赵宇起身下楼。出门前,妻子叮嘱他,不要多管闲事。
     
      楼下的那个年轻女人,姓邹,在娱乐场所工作。赵宇下楼后,发现她正在被一个男人施暴。这个男人姓李,从电视画面上看,至少有五十多岁吧,有些猥琐。
     
      生更半夜折腾出这么大动静到底因为什么?公权力机关的调查结果是:2018年12月26日23时许,二人一同吃饭后,一起乘出租车到达邹某住处,二人在室内发生争吵,随后李华被邹某关在门外。李华强行踹门而入,殴打谩骂邹某,引来邻居围观。赵宇下楼后见李华把邹某摁在墙上并殴打其头部,即上前制止并从背后拉拽李华,致李华倒地。李华起身后欲殴打赵宇,威胁要叫人“弄死你们”,赵宇随即将李华推倒在地,朝李华腹部踩一脚,又拿起凳子欲砸李华,被邹某劝阻住,后赵宇离开现场。
     
      记者采访邹某时,她说李华要跟她过夜,她不同意。
     
      赵宇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三天后,即2018年12月29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其刑事拘留。
     
      赵宇被拘留的第二天,他的儿子出生了。作为一个父亲,他没有第一时间见到从产房抱出来的儿子,也没有第一时间见到从产房出来的妻子。
     
      2019年1月4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2019年1月10日,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因案件“被害人”李华正在医院手术治疗,伤情不确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同日公安机关对赵宇取保候审。
     
      由于故意伤害罪需要达到被害人轻伤及以上的伤情结果,所以,检察院在没有伤情鉴定的情况下不批捕是正确的。但此时,检察院还没有对案件定性表示不同意见。也就是说,检察院并不认为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是有问题的。
     
      2019年2月20日,公安机关变更了罪名,以赵宇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向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罪名的变更,不排除是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沟通后的结果。
     
      过失致人重伤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故意伤害罪如果达到致人重伤的程度,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相较于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重伤罪要轻得多。
     
      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2月21日以防卫过当对赵宇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而这个结果,意味着赵宇还是构成了犯罪,只是考虑到见义勇为的情节而不予起诉。也意味着,赵宇可能要被那个猥琐的男人追究民事责任。
     
      舆论的发酵,牵动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神经,就像于欢案一样。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下,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令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进行了审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原不起诉决定存在适用法律错误,遂指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撤销原不起诉决定,于3月1日以正当防卫对赵宇作出无罪的不起诉决定。
     
      对于赵宇案本身,笔者认为,根据公权力机关通报的案件情况,如果按照过失致人重伤罪定罪并作出相对不起诉的结果,也并非不能接受。检察院作出相对不起诉的意见,也不能说错。故意伤害罪与过失致人重伤罪的界限相对比较清晰,而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则并不太好判断。
     
      由于媒体的关注,上级检查机关指导办案,让赵宇案的定性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在于鼓励见义勇为,满足老百姓的朴素感情,符合民意。从结果来看,社会效果是好的。从公权力机关的执法来看,这样的案件也许可以稍稍放松执法者的精神枷锁,让执法者敢于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忠诚于法律,忠诚于内心。
     
      至此,案件圆满落幕。
     
      而其中的遗憾,又有很多,这恐怕只有赵宇才有深深的体会。至此之后,不知道赵宇是更相信法律,还是更相信媒体。至此之后,路见不平时,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勇气一声吼。
     
      赵宇的幸运,在于他本来要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媒体的介入,使他最终被认定无罪。与此相反,陈医生的不幸,在于公安机关本来认定他无罪,可因为某个媒体的介入,公安机关改变了之前的无罪认定。
     
      我关注陈医生,是因为我的同学也是医生。医患矛盾的紧张,尤其是医生权益的不断被侵害,使得医生这个群体,在面对同行被不法侵害时,总能团结一致,同仇敌忾。虽然,医生背后的组织往往无所作为。
     
      医生和律师,总是被人相提并论,因为医生和律师有很多的相似处。也正因此,又或许惺惺相惜,作为律师的我,对医生总是充满感情。
     
      2018年,患者王某,经门诊部一位熟人介绍,住进了陈医生的病房。这位患者有多种肿瘤,曾经在北京多家医院就诊,现已是晚期。北京的医院已经不给治了。如果不是熟人介绍,陈医生也不会收他。毕竟,癌症面前,医生往往也无能为力。
     
      陈医生告诉患者家属王玉青,有一种国内未曾上市的药物,可能会有一些效果。王玉青请陈医生推荐购买渠道,陈医生说我也没有渠道,你自己去想办法吧。
     
      一周后,到处想办法却找不到渠道的王玉青再次找到陈医生,苦苦哀求。陈医生想起病房里有一个病人买到了这种药,就告诉了他病人家属联系方式。这位病人的家属将剩下的一瓶药以购买的原价转让给了王玉青。
     
      陈医生将药物作为自备药录入了医嘱,并在病历中进行了记录。这是陈医生犯的一个错误。“卡博替尼” 作为一种抗癌药,虽然在国外被证明针对某些癌症是有效的,是合法的,但这种药因为没有在中国得到审批,因此,在中国就可能被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假药。注意,是法律意义上的。
     
      第一瓶药吃下去,患者病情有所好转。王玉青对陈医生感恩戴德,用各种肉麻的话感谢陈医生救命之恩,口口声声说要给陈医生送锦旗。
     
      第一瓶药吃完了,王玉青又找到当初转让给她药物的病友,在对方指点下,又买了一瓶。
     
      从2018年4月入院到10月去世,这个患有肺癌、膀胱癌、腺癌的患者,在医院度过了7个月。
     
      患者死亡后,王玉青突然变了一幅嘴脸,指责陈医生给她“开假药”。并对陈医生进行了长达数月的骚扰,到病房里对他污言秽语的侮辱谩骂,甚至暴力攻击。王玉青到有关部门举报陈医生“开假药”,并提出天价赔偿,400万。王玉青的山东老乡孔子如果在世的话,想必会再次发出“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慨叹。
     
      王玉青向当地警方报案。公安机关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做出结论:陈医生情节显著轻微,不予立案“。
     
      这个不死心的蛇蝎女人,找到了山东卫视”今日聚焦“节目的记者。对,是山东媒体,又是山东媒体。山东人民饱受疫苗之苦时,全国人民口诛笔伐,唯独山东媒体集体失声。
     
      2019年2月25日,”今日聚焦“报道标题:《聊城: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今日聚焦“隐瞒事情的前因后果,对于相关机关的调查结论也一笔带过,只是无休止的一遍遍指控医生”开假药“。似乎,他在真正关心假药与人民健康问题。
     
      节目播出当晚,当地有关部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对事件进行了雷厉风行的严肃处理。陈医生主任职务被撤,医生资格被停止一年。而本来已经对事件做出定性的当地警方,也在没有任何新证据和新情节出现的情况下,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推翻了之前的正式结论,对事情立案侦查。
     
      陈医生在公安局度过了四天。与此同时,王玉青和山东广播电视台,始终没有停止对警方和医院施加压力。王玉青扬言:如果警方处理不能让她满意,她就去北京shangfang,就去上焦点访谈。这个蛇蝎女人真会选择时机。北京要开两会,她当然知道政府怕什么。
     
      人生已进入不惑之年的陈医生,经过四天的面壁思过,终于想明白了。他说他认栽了,以后不做医生了。
     
      与此同时,聊城以及山东的所有医院都快速下发了通知,以最严厉的措辞,严禁临床医生再向患者提供此类医疗建议。这就意味着,山东的肿瘤医生知道国外有些抗癌药物是有效的,但他不能告诉山东人民。这也提醒中国所有的医生,不能提供此类医疗建议。
     
      被立案侦查的陈医生,最终是否会被定罪,现在还不知道。我只能期盼,更多有良知的媒体关注这个案件,也让山东卫视反省反省,记者调查是为了真相,还是为了博人眼球,又或者干脆做坏人的帮凶。
     
      我那个医生同学有两个疑惑:如果医生救人违法,那是救还是不救?如果王玉青找律师,律师是接还是不接。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
     
      我相信一个医生会穷尽一切手段救治自己的病人。哪怕这个病人是他的仇人,如果正巧他负责急诊,正巧只有他自己可以手术,他是不会脱下手术服的。那一刻,他不会纠结于手术还是不手术,不会纠结于仇恨到底有多深。他只专注于自己的手术刀,并且,他的手术刀不会出现丝毫的差错。只是,手术完毕后,他可能不会再多看那个病人一眼。那个病人,也不会在病房见到这个为他手术的医生。这就是职业道德与人性的选择。
     
      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是律师的职责。哪怕这个人被绝大部分人认为是十恶不赦之人,只要律师与他签订了法律服务合同,就要为他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在提供法律服务过程中,律师忠实于事实和法律,为客户争取合法权益。事实和法律之外的东西,不会影响律师对提供法律服务的水准。
     
      急诊医生不能选择病人,但律师可以选择客户。
     
      如果王玉青最开始找到我,并签订了法律服务合同,我也会为她提供法律服务。法律服务合同建立之初,律师并不一定能了解所有案件事实,因为客户的话并不一定全部真实。当律师了解到越来越多的真相,而如果继续提供服务就有违自己的良知时,就是时候退出了。
    【作者简介】
    刘东海,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