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制“魔术道具”纸钞被诉造假币,当事人感到很冤枉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犯罪学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银律师事务所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魔术道具;造假币;法律解读
    【全文】

      事件经过
     
      2015年6月,在山东临沂市经营沂蒙印刷厂承揽宣传册等印刷业务的崔善村和妻子,通过电话和QQ接到了一单来自在江苏南通从事广告宣传的林某某的生意。
     
      据崔善村所言,林某某称要给马戏团和剧组印制道具,在得知这单生意印制的是纸钞后,崔善村曾明确告知对方“这个不能印,除非印上‘魔术道具’字样”,经最后协商同意,崔善村为林某某印制了这批总价值上亿的“魔术道具”,其中包括“人民币”和“美元”,印制完毕后,经林某某委托,崔善村将成品快递寄给客户孙某某和谢某。
     
      让崔善村始料不及的是,2016年9月,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经侦大队民警认定他的印刷厂涉嫌印制假钞。2016年9月30日,他和妻子因涉嫌伪造货币罪双双被刑拘,羁押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2019年1月,他们收到临兰检刑诉(2018)1122号起诉书,2018年12月,临沂市兰山区检察院向临沂市兰山区法院提起公诉。
     
      “如果印刷带‘魔术道具’字样的纸钞都有罪,那印刷冥币的也是犯罪。”崔善村表示,这些“魔术道具”如果只看照片,的确很像真钞,但背面都显著地印有“魔术道具”字样,而且是用印制宣传画册的铜版纸印制。“用手摸很容易就能识别出来,和高仿假钞的手感完全不一样,谁会这样印制假钞。” 而有资深银行从业人在看到崔善村提供的印有“魔术道具”字样的纸钞图片后也表示,与真币的差异非常明显。
     
      检方起诉书显示,据警方调查,2015年以来,崔善村使用林某某提供的纸币印刷模板图,委托他人制作纸币印刷PS版,雇人仿照第五版人民币面额、图案、色彩、规格、式样印刷背面印有“魔术道具”字样的面值10元、20元、50元、100元的人民币和面值100美元的纸币,通过网络以低价向孙某某、谢某(另案处理)等人销售。
     
      2016年9月28日,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民警在崔善村邮寄的包裹、租用的厂房内查获面值100元、50元和面值100美元等纸币,以及PS版24张。经中国人民银行临沂中心支行清点,面值100元人民币9069.86万元,面值50元人民币14.45万元,面值100美元501.33万美元。
     
      2016年9月29日,浙江杭州警方在谢某处扣押面值100元人民币1283.63万元,面值50元人民币50.43万元,面值20元人民币42.082万元,面值10元人民币16.648万元,面值100美元579.52万美元。
     
      2016年9月30日,山东菏泽警方在孙某某处查获面值100元人民币210万元,面值10元人民币1.5万元,面值100美元23.89万美元,而且在查获的美元中有13.74万美钞上并无“魔术道具”字样。
     
      上述查获的百元人民币均系冠字号码为ST68277395的2005版人民币,美元冠字号码均系FF95594731A。经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均为伪造。
     
      警方还查明,截至2016年7月25日,在全国银行柜面收缴与崔善村印制的百元人民币冠字号相同的假币145张,经公安部物证技术中心鉴定,在中信银行青岛劲松路支行、建行滕州支行收缴的同冠字号假币与本案查获的图文特征相同的假币物理参数、纤维成分均未检出明显差异。
     
      2019年2月12日,崔善村称,之所以部分“纸钞”上没有印制“魔术道具”字样,是因为这部分“美钞”比真钞尺寸大,纸张厚,凭肉眼一下子就能判断出真伪。[1]
     
      法律分析
     
      认定某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需要从宏观角度要对《刑法》第13条进行正确、透彻的理解。
     
      现行《刑法》第13条规定:“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国家、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侵犯国有财产或者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由上述规定可知,犯罪具有三个基本特征,其一是具有严重危害性;其二是具有刑事违法性;其三是具有应受惩罚性。
     
      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是犯罪的首要特征与本质特征。我国刑法认为,某个行为如果构成犯罪,仅仅造成对社会的一般危害远远不够,还必须达到严重的危害程度。只有当某行为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的时候,才具有对其施以刑罚的必要。因此,是否具有社会危害性以及社会危害性的大小,是区分罪与非罪界限的最根本的依据。以此为依据,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的行为,虽然具有某种社会危害性、但危害性尚未达到犯罪程度的行为,以及本条所讲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行为不应认为是犯罪行为。
     
      总之,现行《刑法》的第13条并非是摆设,而是在刑事司法实务中认定罪与非罪的重要依据。即使对于具体类型的犯罪,尽管《刑法》分则有具体的规定,但是仍然不能脱离第13条规定的内在精神,尤其是绝不能不考虑社会危害性的大小而机械地套用分则关于犯罪构成的规定。
     
      本案中的崔善村和与其妻是否构成伪造货币罪,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现行《刑法》在第170条规定了伪造货币罪:“伪造货币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伪造货币集团的首要分子;(二)伪造货币数额特别巨大的;(三)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从犯罪构成的角度来说,(1)伪造货币罪侵犯的客体,也就是刑法所保护的利益是国家货币管理制度。由于我国的货币管理制度既包含对于人民币的管理,也包含对于外币的管理,因此伪造外币的行为,也是本罪所调整的对象。(2)伪造货币罪在客观方面上表现为违反国家货币管理法规,伪造货币的行为。所谓伪造货币,是指没有货币制造权的人,仿照人民币或者外币的面额、图案、色彩、质地、式样、规格等,使用多种方法,非法制造假货币,冒充真货币的行为。按照司法解释的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伪造货币的行为:仿照真货币的图案、形状、色彩等特征非法制造假币,冒充真币的行为;同时采用伪造和变造手段,制造真伪拼凑货币的行为。伪造货币罪系行为犯,行为人只要出于故意实施了伪造货币的行为,就可构成伪造货币罪。既遂与否取决于行为人是否实施了所有伪造货币工序的行为,如果是肯定的即构成既遂,反之则为未遂。(3)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以构成,单位不能构成本罪主体。(4)本罪在主观方面上只能由直接故意构成,行为人只要出于故意伪造货币的,一般就可以认为构成伪造货币罪。本罪虽然不要求行为目的,但是目的实际上在某些场合可以成为行为人不构成犯罪的抗辩理由。比如行为人出于满足内心对于仿造货币技艺的追求,躲在自己家中伪造了少量货币,伪造完成后又迅速销毁的,笔者认为此种情况并没有社会危害性或者社会危害性极小,可以认为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行为。
     
      本案中崔善村和其妻子的行为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首先,对于他们制造明显印有“魔术道具”字样的货币的行为,不应以犯罪论处。理由如下:(1)伪造货币罪侵犯的是国家货币管理制度,但是印有“魔术道具”字样的货币,不具有危害国家货币管理制度的可能。此类道具,在背面都显著地印有“魔术道具”字样,而且是用印制宣传画册的铜版纸印制。用手摸很容易就能识别出来,和高仿假钞的手感完全不一样。一般人凭借生活常识并施以一般的注意力,只要看到“魔术道具”的字样,就能够将其与真正的货币区分开来,就如同正常人见到冥币,就知道其是用于殡葬相关的事宜,而不会将其与正常的货币所混淆,也不足以动摇货币的公共信用。申言之,国家货币管理制度,不会因为此种道具货币的存在而受到扰乱或动摇。从《刑法》第13条的角度考虑,由于此种行为不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因此也没有对其施以刑罚的必要。(2)崔善村和其妻子在主观上也没有伪造货币的直接故意。对于该部分标有“魔术道具”字样的货币,二人主观上是就给马戏团和剧组印制道具,而不是为了使自己仿制的道具货币与真币难以区分。而且为了防止别人混淆,在背面都显著地印有“魔术道具”字样,而且是用印制宣传画册的铜版纸印制,如果在主观上是抱有伪造货币的直接故意,就不会以此等低劣的技术去仿制,而是会尽量采取高技术手段,做到让专业人士都无法区分。(3)如果认为制造标有“魔术道具”字样的道具币的行为构成伪造货币罪,不仅属于滥用司法资源,也会对殡葬等行业产生很大的冲击。制造标有“魔术道具”字样的道具币与制造冥币,在本质上并无差别,如果前者构成犯罪,那么后者也同样应当构成犯罪,由于冥币的生产销售是殡葬产业链的重要一环,那么对于整个产业的打击也是毁灭性的。
     
      其次,如果崔善村和其妻子确实存在印制没有印有“魔术道具”等类似识别字样的货币的行为,则对于该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有待于专业金融机构的鉴定。
     
      按照已知的信息,2016年9月30日,山东菏泽警方在孙某某处查获的美元中有13.74万美钞上并无“魔术道具”字样,除了这部分美钞,我们并不知晓崔善村及其妻印制的其他货币是否都无“魔术道具”字样,因此着重分析下如果这13.74万美钞确实为崔善村及其妻印制之时,二人应当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按照崔善村的说法,该部分美钞确系自己所印制的,之所以没有在上面印制“魔术道具”的字样,是因为“这部分美钞比真钞尺寸大,纸张厚,凭肉眼一下子就能判断出真伪”。这实际上也表明崔善村认为自己与妻子在主观上并不具有印制伪造的货币之直接故意,同时自己与妻子的行为也不具有社会危害性。而检察机关如果想要证明崔善村与其妻的行为构成伪造货币罪,就需要证明该部分“美钞”可能使得不特定的一般公众产生误解,即使得不特定的一般公众将该部分“美钞”误认为真正的美钞。由于刑罚是一种最严厉的惩罚措施,刑法应当具有谦抑性,对于刑罚的适用应当慎重。对于伪造货币罪这样刑法条文对于犯罪构成仅仅进行简单罗列的罪名,尤其应当如此,不能将刑事打击面无限扩大。涉嫌伪造货币者的行为是否具有足以由刑法惩罚的社会危害性,应当需要由专业的金融机构对假币进行鉴定。看涉嫌伪造的货币是否足以对不特定的一般公众产生误解,从而足以动摇一般公众对于国家货币制度的信任。如果真如崔善村所言,“这部分美钞比真钞尺寸大,纸张厚,凭肉眼一下子就能判断出真伪”,这就表明崔善村的主观目的是为了制造魔术表演所用的道具,而非为了以假乱真、扰乱国家的货币管理制度。同时从客观上,该种行为也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不足以动摇国家货币的公众信用。不过,笔者的上述分析也只是一种猜测,这部分美钞是否真的与真正的美钞显著不同,一般公众是否通过肉眼就能区分而不会混淆,仍然有待于权威金融机构的科学鉴定。
    【作者简介】
    王翔宇,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释】

    [1]节选自人民网财经板块: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19/0214/c1004-30670976.html。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