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执行人请求认定公司股东抽逃出资应严格法定适用情形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公司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申请执行人;抽逃出资;法定适用情形
    【全文】

      【要点提示】公司股东被认定抽逃出资进而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涉及执行依据的扩张,必须符合法定的抽逃出资的情形,否则异议不予支持。
     
      【案情概要】李某与晔丰公司、海投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法院于2014年2月20日作出民事判决,依该判决,晔丰公司偿还李某借款155万元及利息;海投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义务人未能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还款义务,李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人李某申请,要求追加海投公司原股东张某、徐某为本案被执行人,并在其出资不实的范围内对海投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法院不予准许,现异议人李某提出异议。
     
      【裁判观点】法院认为,被执行人海投公司的名义股东张某、徐某已经按照公司章程规定各自履行了出资义务,虽然后期将资金转至沿海经济区管委会,但管委会又以土地作为对价注入至海投公司,故不能认定原始股东张某、徐某具有抽逃出资的行为。因此,申请执行人李某要求追加公司原股东张某、徐某为本案被执行人的依据不足,异议人李某提出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法律评析】股东抽逃出资,通常是指:股东在向公司缴纳出资以后又采取各种非法手段暗中将其出资财产从公司转移到自己手中,并仍然保有原有股权或者股份的欺诈行为。公司注册资本指公司股东根据公司法规定缴纳的成立公司的最低资本限额,是法人成立所必备的条件。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则依法负担按时足额缴纳认缴出资的资本充实义务,其认缴出资包含了股东对社会(特别是对公司债权人)允诺责任担保的公开意思表示。股东抽逃出资后必然给公司第三人造成资本充实的假相,而实际公司法人的偿债能力不足,则意味着抽逃出资的行为本身已对债权人的利益构成实质性损害。
     
      法定资本制旨在确定公司的信用水平,即责任财产的范围,从而确定公司股东投资风险的范围,并以此为基础,实现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股东对其所投资的公司负有足额出资的义务,在股东构成瑕疵出资情形下,股东实际上对公司负有违约债务,如公司对外负债,按照债务代位承担理论,公司债权人可以代位向股东行使债权,股东应当在其未缴纳出资、抽逃出资范围内向公司债权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执行规定的原意看,在执行程序中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其并非执行依据确定的债务人,让其承担执行依据确定的义务,要求认定相关事实相对清楚,责任主体相对单一,以避免追加主体过多而对程序保障的要求过高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规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将出资款项转入公司账户验资后又转出;(二)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其出资转出;(三)制作虚假财务会计报表虚增利润进行分配;(四)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五)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虽然债权人承担客观意义上的证明责任,但考虑到支持上述构成要件的证据材料大多由公司或者股东掌握,债权人作为外部“弱势地位人”难以接近并获得这些证据材料,因此债权人只要能够向法院提供关于上述要件事实的表面证据,即已完成举证义务,对债权人的举证责任亦不可要求过于严苛。
     
      综上,针对股东是否存在抽逃行为应从基础交易关系、实施主体、会计处理方式等方面着眼,对于股东抽逃出资行为的认定,关键在于判断股东的出资,应理解为非用于经营或正常业务开支又没有正当理由而将出资转出的,均属于法定的抽逃出资的情形。如股东与公司间的合法借贷关系或真实的商业往来关系不能认定为股东抽逃出资、股东行使股份收买请求权不能认定为抽逃出资。本案中,该笔出资的所有权从公司转为股东个人时,股东已向公司支付了合理的对价,并未造成公司实然财产少于应然财产。故单凭资金从验资账户转出并不能认定抽逃出资,异议人的请求不予支持。
    【作者简介】
    张俊、叶志刚,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法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