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报告与合同约定不符 是否属于产品质量不合格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合同法
    【出处】hhxlawyer.fyfz.cn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尤其涉及大宗商品比如煤的质量标准矿物质的含量,签订买卖合同时一般有约定的标准。货物到岸后,实际检测报告矿物质的含量与合同签订时的含量标准不符,是否属于产品质量不合格,卖方是否构成卖方根本性违约,买方能否以此为由要求退货并承担违约责任?
    【中文关键字】国际货物买卖;煤;铁矿石含量;检测报告;违约责任
    【全文】

      一、案情简介
     
      申请人:深圳某公司
     
      被申请人:广州某贸易公司
     
      2014年8月8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编号:FE201408),约定申请人向被申请人购买土耳其出产的铁矿石32000干吨,天津港仓库交货含税价每干吨303元,货款总计:9696000元。
     
      船名:新翔海,货位:天津港散货物流M406。
     
      货品情况:SGS质量,铁含量50.09%。
     
      规格:0-10mm的含量是67.37%;+10mm的含量是32.63%。
     
      价格调整方法:按照典型值Fe(铁)47%。若CIQ报告中铁含量超过47%,每超过一度加价每干吨5元,若CIQ报告中铁含量低于47%,每低一度减每干吨8元。铁含量只计整数,小数不计,不四舍五入。
     
      付款时间: 2014年8月13日之前付100万元,8月15日之前付400万元,8月22日之前付439.6万元(即余额469.6万元扣除增值税30万元),待开具发票时付清剩余30万元。开具发票前根据实际结算金额多退少补。
     
      交货方式:天津港保税仓现货,出库费用(包括出保税仓费用、商检费、转动到指定仓库及仓储、出入库费用,以实际发生金额为准)由申请人直接支付给货代公司天津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某公司)。
     
      2014年8月15日付款后转移10000干吨货权给申请人,8月22日付款后转移22000干吨货权给申请人。如申请人未提货,转运至天津港指定仓库,货权仍属于被申请人,被申请人根据申请人付款情况转移相应款项的货权给申请人,一个月内免仓租。交货数量允许驳运量10%增减,以出保税仓CIQ重量证结果为最终结算,质量验收标准以出保税仓CIQ质量证结果为最终结算。
     
      违约责任:被申请人不能按合同约定交货的,应向申请人支付总货款20%的违约金。申请人逾期付款的,未付款部分按日息千分之二向被申请人支付逾期付款利息,因逾期付款提货,超出部分的仓租由申请人承担。申请人违反合同规定拒绝接货的,应向被申请人支付总货款20%的违约金。 合同签订后,申请人分别在2014年8月13日支付100万元,8月15日支付400万元,9月1日支付160万元,9月4日支付100万元,9月5日支付140万元,共计支付货款900万元。申请人相应签收了被申请人开具的增值税发票68张,含税金额7267766元,税率为5.66038%。申请人于2014年8月24日将船名新翔海的土耳其铁矿石32441.48湿吨存放在华某公司的货位(天津港南疆M412)。 2014年9月17日,天津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CIQ报告,证明:散装铁矿石32441.480湿公吨,铁含量45.4%,规格:0-10mm53.9%。
     
      鉴定时间:2014年8月24-28日。 申请人于2015年1月16日向华某公司支付港杂费35442.1元、堆存费371103元,于2015年2月11日向支付堆存费15万元。 申请人确认,已将28463.74湿吨的铁矿石出售给天津某有限公司,并已交付。 截至2016年2月4日,存放在华某公司货位(天津港南疆M412)内的船名新祥(翔)海的土耳其铁矿石数量为3977.74湿吨。
     
      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为:(一)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违约金1939200元;(二)对不符合质量约定且采取防止扩大损失措施之后剩余的3977.74吨铁矿石予以拒收,由被申请人退还货款1212403.28元,并承担被拒收货物后续的一切相关费用;(三)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财务费用及损失210342.17元;(四)裁决被申请人承担本案费用,包括但不限于仲裁费、差旅费、代理人费、仓储费等。
     
      二、争议焦点: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签订合同时,被申请人出示的SGS检验证书(以下简称SGS报告),与货物到岸时天津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的品质证书(以下简称CIQ报告)不一致,报告显示除铁含量和数量在《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有约定可以浮动以外,其他指标均不符合约定标准,是否可以要求退货并追究违约责任?
     
      三、裁决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仲裁庭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退还货款668255.11元; (二)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赔偿财务损失60225.25元; (三)本案仲裁费40475元由申请人承担32380元,由被申请人承担8095元(该费用已由申请人预缴,本会不作退回,由被申请人迳付申请人); (四)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四、 裁决理由: 根据查明的事实,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及有关证据,仲裁庭认为:
     
      (一)关于《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的效力 《工矿产品购销合同》是双方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订立的,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签约主体适格,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当事人应当依约履行。
     
      (二)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违约金1939200元的请求 申请人主张,双方《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仅约定了铁矿石的铁含量和重量可以浮动,价格作相应调整。根据天津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的CIQ报告,被申请人交付的铁矿石除铁含量和重量以外,其他指标均不符合约定标准,被申请人违约,应依约支付总货款20%的违约金。被申请人答辩称,《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对铁矿石的品质描述是SGS报告确认的数据,双方约定验收结算以CIQ报告为准。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交付的铁矿石铁含量和数量均符合双方的约定,铁元素以外的其他元素并无价值,不影响双方的结算价格。至于铁矿石的规格,《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未约定不符合的即为违约。
     
      仲裁庭认为,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交付货物不符合约定的理由不能成立。首先,双方约定验收结算以CIQ报告确认的重量和质量为准,并约定了铁含量标准值和重量上下浮动的范围以及结算价格相应调整的方法。可以认为,双方结算的主要参考数值是铁含量和重量,其他元素的含量不影响验收和结算。其次,对于铁矿石的规定,实际交付的与双方约定的铁矿石规格有一定差距,但《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未对此种情形作出约定,申请人已收货并出售,且在出售前自行作了过筛处理。按申请人的确认,已提货28463.74湿吨铁矿石是可以出售的,剩余3977.74湿吨的铁矿石超过40mm。仲裁庭认为,从双方在《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的约定来看,体现的是以CIQ报告确认品质、据实结算的原则。从双方的履行情况来看,虽然实际交付的铁矿石规格为0-10mm仅占53.9%,但申请人已提货并出售给下家的达到87.7%,即40 mm以下的货物是可以销售和按约定结算的,申请人不同意按约定结算的货物仅占12.3%。故双方协商调整结算价格即可,不宜以剩余的3977.74湿吨的铁矿石无下家购买作为认定被申请人交付货物不符合约定的理由。最后,双方已依约履行了合同的主要义务,交付了大部分的货物和货款,产生争议的原因在于最终结算,而非货物的品质。
     
      综上,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交付货物不符合约定标准,要求被申请人支付违约金的请求,没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仲裁庭不予支持。
     
      (三)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退还货款1212403.28元和拒收剩余的3977.74吨铁矿石的请求 申请人主张,双方约定的价格为天津港仓库交货含税价每干吨303元,根据CIQ报告确认的铁含量为45.4%、水分含量为4.67%,因此结算价格为天津港仓库交货含税价每干吨287元,剩余的3977.74湿吨的铁矿石因经济价值极低,应予退货。被申请人不同意申请人的计价、计重方法,不同意退回货款,并认为双方已完成交付货物,不同意退货。
     
      关于结算价格。仲裁庭认为,由于铁矿石在装船、运输和堆放存储的过程中,其重量和水分含量会随气候和环境变化而变化,所以双方在《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约定了以干吨为计价单位,故结算时应以干吨为计价单位。《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约定铁含量标准值为47%,若CIQ报告中铁含量低于47%,每低一度减每干吨8元。铁含量只计整数,小数不计,不四舍五入。结合CIQ报告的结果,双方的结算价格应为天津港仓库交货含税价每干吨287元(303-8╳2=287)。
     
      关于货权。《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第三条第二款第四项和第三款、第四款的约定,被申请人根据申请人付款情况转移相应款项的货权给申请人。申请人已向被申请人支付900万元,按结算价格每干吨287元计算,申请人已取得全部货物(32441.48湿吨的铁矿石,扣除4.67%的水分,换算为30926.46干吨铁矿石)的货权。
     
      仲裁庭认为,如上所述,申请人已取得全部货物的货权,且已自行对货物进行筛选并出售给下家,故对于申请人要求退回剩余的3977.74湿吨铁矿石的请求不予支持。申请人可自行处置剩余的3977.74湿吨的铁矿石。 虽然实际交付的铁矿石规格为0-10mm占53.9%,但申请人出售给下家的铁矿石已达87.7%,即申请人已办理出保税仓手续的铁矿石重量为27134.48干吨(28463.74湿吨的铁矿石,扣除4.67%的水分,换算为27134.48干吨),应按约定的结算价格向被申请人支付7787595.76元(27134.48干吨╳天津港仓库交货含税价287元/干吨=7787595.76)。申请人未办理出保税仓手续的铁矿石重量为3791.98干吨,由于规格超过40mm,双方又无法协商确定结算价格的调整办法,仲裁庭酌定按约定的结算价格减半计算,即申请人应付544149.13元(3791.98╳287/2=544149.13)。申请人实际向被申请人支付了900万元,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退回货款668255.11元(9000000-7787595.76-544149.13=668255.11)。
     
      (四)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赔偿财务损失的请求 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未及时退还多付的货款和未足额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给申请人造成资金占用的损失和税款损失。其中资金占用费按年息6%计算,税款损失按发票金额的17%计算。 仲裁庭认为,双方未能及时完成最终结算,确定应付款金额,是被申请人迟迟不能退还多收货款的主要原因。因此,计算资金占用时间应从本裁决作出后开始起算。对于申请人主张的资金占用费,仲裁庭不予支持。被申请人已开具含税金额7267766元的发票,税率为5.66038%,现仲裁庭裁决确定申请人的应付款金额为8331744.89元(7787595.76+544149.13=8331744.89),未开具发票1063978.89元(8331744.89-7267766=1063978.89元),税费60225.25元(1063978.89╳5.66038%=60225.25)。故因被申请人未开齐发票给申请人造成的税费损失应为60225.25元。被申请人应赔偿申请人的财务损失60225.25元。
     
      (五)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承担货物被拒收后的差旅费、代理人费、仓储费等一切相关费用的请求 《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第三条的约定,交货方式为天津港保税仓现货,出库费用(包括出保税仓费用、商检费、转动到指定仓库及仓储、出入库费用,以实际发生金额为准)由申请人直接支付给华某公司,1个月内免仓租。根据上述约定,从2014年9月开始的仓储费应由申请人自行承担。对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承担仓储费的请求,仲裁庭不予支持。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承担差旅费和代理人费,没有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亦没有合同依据,对于申请人的该项仲裁请求,仲裁庭亦不予支持。
     
      (六)关于仲裁费的承担 本案纠纷因双方的货款结算争议引起,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部分得到仲裁庭的支持,故本案仲裁费40475元由申请人承担32380元,由被申请人承担8095元。
    【作者简介】
    胡海雄,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研究生学历、法律硕士、华南师范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兼职硕士生导师,亚太法协一带一路常设委员会委员;广州、佛山、惠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