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让三尺体现了中国智慧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国际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外交;谈判;各让三尺;相向而行
    【全文】

    2016720日,我在《联合早报》发表《让他三尺又何妨?》,指出:“中国为了睦邻友好关系,让他三尺又何妨?六尺巷的故事里,主动相让的是宰相家。中国是大国,理应先做出高姿态。”

    26日,我发表《领土可以让三尺吗?》,指出:“是姿态和策略,我方让步是为了对方让步,双方各让三尺,这是六尺巷故事的真谛。绝非我们单方让三尺,更非让出全部。领土划界要签条约,如果对方不让,我们能签吗?”

    1130日,我写了《领土让了13公顷!》。比利时和荷兰交换马斯河沿岸的领土,比利时多让给荷兰13公顷。

    20181011日,我发表《第3选择与各让三尺》。胡锡进在《环球时报》发表社论《中美两国终将走向“第3选择”》(1010日第14版),提到了美国作家史蒂芬·柯维和他的“第3选择”。第3选择不是“听你的”或者“听我的”,而是寻找“我们共同的方法”。胡锡进认为:在贸易战中,美国单赢不现实,中国单赢更不现实,“第3选择”是唯一选择。

    123日,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如果有一份南海划界协议,在中国九段线基础上让三尺,那些反对签字的中国人一定是脑残。将来有一天,有关国家达成一份南海划界协议,只要是在和平条件下,绝对不是在九段线基础上让三尺的问题。立此为据。”

    7日,我发表《都觉得亏了的协议是好协议》。胡锡进:“双方舆论在第一时间都觉得‘亏了’是好协议的标配。”(其新浪微博2018520日)胡总编这句话在理。合同的最高原则是公平,权利和义务应当对等。我起草或审查了很多合同,特别注意这个原则。己方的利益要保证,也要维护对方的基本利益。我常说让他三尺又何妨。让是姿态,自己让带动对方让。双方互让,达成一个公平的协议。只有公平的协议才能持久。很多中国人去了美国,说美国人一开始特别容易相信别人,特别傻,特别容易骗,但是他们一旦知道你在欺骗他们,就不和你玩了。这不是西方的特色,中国的君子就是这样,可欺以其方。

    10日,我发表《逻辑学同一律的内涵和外延》,指出:“从逻辑学角度上,先威胁后妥协的人违反了同一律。前后两幅嘴脸,令人生厌。漫天要价的人也不实在。上来表明‘让三尺’的人不一定软弱,后面可能丝毫不让步。这样的方式更容易被接受。”

    2019125日,我发表《不与小国争尺寸之地》。雍正皇帝说:“宁与争尺寸之地?况系明季久失之区乎?其地果有利耶,则天朝岂宜与小邦争利?如无利耶,则又何必与之争?”(《清世宗实录》卷31,雍正三年四月)安南(越南)在明朝末年占领我赌咒河边界80里,清朝康熙年间又占40里。雍正年间,云贵总督高其倬在划界过程建议收回这些土地。雍正皇帝说了这番话,放弃了明朝的80里。大臣李卫上奏:天朝之地不容被安南占去。雍正批复:“你说的一点道理都没有。”在划界之后,雍正主动把已经收回的40里让给安南。后来,中国以其它地方更多的土地换回了赌咒河流域大部。

    218日,我发表《寸土必得是狭隘的国家主义》。萧功秦说:“如果用狭隘的国家主义,寸权必夺、寸土必得,简单的斗争哲学,这会把越南推到美国。这对中国没有好处。”(游润恬《边境战争爆发40周年学者反思中越战争意义及影响》,《联合早报》2019218日)我把萧功秦老师的话概括成“寸土必得是狭隘的国家主义”。这实际上是“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另一种形式。

    222日,新华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中国副总理刘鹤。刘鹤转达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口信。习近平说:“希望双方继续本着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态度,再接再厉,相向而行,达成互利双赢的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刘鹤》,新华网2019223日)

    相向而行不是向着同一个方向走,而是向着对方走。为此,我特意翻看了《现代汉语词典》。这个词常用于外交领域,是“互相妥协”的正能量说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时提到:“希望中美双方相向而行。”自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谈判也有人提到相向而行,但是出自最高领导人之口,意义肯定不一样。

    我按时间顺序捋一遍:1、清朝大学士张英提出让他三尺又何妨;2、清朝皇帝雍正提出不与小国争尺寸之地;3、美国作家柯维提出第3选择;4、学者甄鹏提出把各让三尺原则用到外交领域;5、《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提出都觉得亏了的协议是好协议;6、学者萧功秦认为寸土必得是狭隘的国家主义;7、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呼吁中美在贸易谈判中相向而行。

    3选择、相向而行等等,都跟各让三尺一个意思。各让三尺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体现了中国的文明和智慧。让三尺是姿态和策略,不代表软弱。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