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市打击地下黑彩专题调研报告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1年
    【中文关键字】地下黑彩;非法经营
    【全文】

      2010年4月12日,公主岭市农村合作银行秦家屯支行综合柜员刘万奇突然神秘失踪,经过系统组织清点稽核最终查实,其经手的资金被其挪用达250万元之多,如此巨额资金的去向一时成为接警经侦人员的最大悬疑!2010年4月27日,刘万奇走进了公主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办公室,尽管其经手挪用了250万元资金之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出逃之时竟两手空空,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自首。原来其挪用的巨额资金全部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地下黑彩,刘万奇的供述给侦查人员揭开了谜底。随着刘万奇的落网,一个个从事地下黑彩犯罪活动的黑幕揭示出来,进而拉开了全市范围内打击地下黑彩专项行动的序幕。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0年底,短短半年时间里,我市经侦大队共立此类非法经营案件25起,涉案总金额5000余万元,依法打击处理14人,网上通辑6人,在侦案件13起。
     
      一、有关地下黑彩的活动特点及打击处理的法律依据
     
      [案例回放]经依法查明:犯罪嫌疑人刘万奇,男,1981年12月出生,家住公主岭市八屋镇,吉林金融专科学校毕业,案发前系公主岭市农村合作银行培养的后备干部。自2008年12月至2010年4月期间,利用综合柜员的职务便利,采取私自填写现金交款单或篡改凭证手段,从其掌管的当地财政分局、地税分局、经营管理站等单位挪用人民币2548511元,均被其用于从马国荣、赵秀敏、刘丽华、朱伟、高旭等处购买地下黑彩,全部输光。2010年底公主岭市人民法院以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与此同时,收取刘万奇购买黑彩的庄家马国荣、赵秀敏(公主岭市秦家屯镇人)、朱伟(双辽市人)、刘丽华(伊通县靠山镇人)以及她们的上庄琴昊哲、张朝刚、王戎(长春市人)、陈丹(公主岭市区人)等均已被以非法经营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近几年来,地下黑彩活动业在为数不少的地区发展,并已成为滋生蔓延之势。何为地下黑彩?所谓地下黑彩是相对于国家公开发行的福利彩票而言,正是由于其经营方式由公开转入地下,其合法被演绎为非法,被称之地下黑彩,也俗称私彩。其出现是伴随着国家福利彩票的公开发行而衍生的违法犯罪活动,换言之,完全依托于国家彩票的开奖、中奖方式而设立,与国家福利彩票的中奖时间、中奖号码一一对应的,只是其经营模式与国家彩票的发行方式背道而驰,变相为一种赌博、敛财乃至诈骗行为。具体而言,就是一些非法经营嫌疑人,未经批准,没有工商注册,无须缴纳税金,私自设立庄家,模拟国家福利彩票的经营方式,以经营时下盛行的缩水“3D”为主,与国家正规福利彩票发行方式相比操作简单,现场投注、电话报号、空买空卖,可以赊欠,而且价格便宜,比例缩至1:3,即购买价钱低于国家福利彩票的3倍,彩民按其所选购的号码、数量于每天晚上中奖时间8点30分停止售号前用电话、传真、QQ等方式报给庄家,庄家相对自行设立的中奖面大,奖金也高于国家福利彩票,采用直选兑奖方式等诱惑招法,于次日随着国家福利彩票的中奖号码公开后,随中随兑,如果猜中了中奖号码3位其中的一位,赔付3倍,猜中了其中的两位,赔付10倍,除此的未予猜中部分的购买资金自然就流入了庄家的腰包。
     
      自从这种地下黑彩活动泛滥以来,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危害性:
     
      首先是一定程度造成了公共资金的无序流失,甚至是国家公共资金的被挪用侵占。如我们侦破的刘万奇职务侵占案便是典型一例,东亚经贸新闻报道,去年春节前德惠市大房身镇西北村的会计刘玉龙,携以村民名义的贷款96万元而失踪,后经知情人透露,此款大部分被其用于购买地下黑彩。每到春天,我市的柳杨乡曾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卖房卖地买3D”,大量的春耕贷款、备耕资金都流向了黑彩行当,直接影响了春耕农业生产。
     
      其次是破坏了城乡和谐稳定的社会局面。早于08年9月我市刑侦大队侦破的一农民涉嫌故意杀人案,起因就是因为涉足购买黑彩被骗后采取极端手段杀人焚尸灭迹。2010年10月至11月的新文化报就曾围绕位于长春市黑水路远东西高层17楼的马姓一家三口因买私彩自杀事件作过连续报道。由此引发的相关事故坊间已是屡见不鲜。
     
      再次是由此滋生的不良习俗助长了社会阴暗层面。黑彩的经营方式就是金字塔式的圈钱活动,与国家曾经明令禁止的传销活动暗潮汹涌之势同出一辙。我们所侦办的黑彩非法经营活动中,所参与者、受害者并非路人,相反都是熟人、朋友、战友、同学、同事、乃至亲属,最终发展到一个街道、一个村屯、一个单位、一个团体、一个市场都在蔓延着地下黑彩的经营暗流,动员众人同购买时,极尽蛊惑之能事,而一旦彩民中奖比率高时,庄家又突然蒸发。由此引发的各类不良违法犯罪现象及人间悲剧司空见惯。既冲击了国家福利彩票的发行秩序,又影响了所在群体的工作、生产、生活、学习,经营等正常活动,同时破坏了彼此之间包括家庭之间的和睦相处的氛围。
     
      打击地下黑彩犯罪的法律依据:
     
      2005年5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颁布的《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明确规定“未经国家批准擅自发行、销售彩票的,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1999年1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将刑法225条增加一项作为第三项“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的。”原第三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作为第四项。
     
      关于立案追诉标准,原2001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印发的《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及2010年5月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制定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对刑法225条的此第四项追诉标准是相同的,即“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
     
      二、打击地下黑彩犯罪活动的有利之处及难点所在
     
      剖析我们所侦办过的打击地下黑彩案件,侦查中利弊参半,喜忧同在,机遇与困难并存。
     
      有利之处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一是往来非法经营资金的查询创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盘点所有经营黑彩的犯罪嫌疑人,大多离不开利用银行卡进行非法经营资金的结算,这里包括收号、往上报号,收到中奖钱,支付中奖钱等款项,而这些银行卡几乎无不例外都是通过农村信用社进行开户,名曰为吉卡。
     
      因为农村信用社机构不同于其他金融机构之处就是网点遍布城乡,全省所有设有乡镇建制的地域都有此机构的存在,公主岭市作为一个县级城市,共拥有农村信用社网点67家,其中市区18家,乡村49家,而其他商业银行网点远没有此等辐射力,这正应合了经营黑彩的群体遍及城乡村屯的特点,再之就是吉卡在省内的汇款存取均免收手续费,这两个优势合之给非法经营黑彩的活动利用吉卡进行往来款项的结算带来了极大的方便,所以整体上从事黑彩经营款项的结算都在我省农村信用社系统中进行。这样为我们对其账户的查询提供了明了的方向,再之吉林省农村信用社整个系统内已经实现了联网作业,只要掌握其吉卡账号,在全省任何一地农村信用社机构都可查询,而且农村信用社系统的司法查询模版设计非常简明,容易被侦查人员所接受掌握,进而提高侦破效率。如图:即是简单明快的个人存款明细账,又称交易流水。
     
      查阅此明细账,按图索骥便可查到非法黑彩的来龙去脉,即收到哪些彩民的购买黑彩款项,报给哪些上家黑彩款项,以及收到上家返回的中奖款项,只要使用吉卡进行交易,便可查实。比如查证上图表的犯罪嫌疑人靳其伟的涉嫌非法经营个人存款明细账6229350118000612817,对照其中的个别项目查证。比如对带着标记的下数第十一行的一栏,时间显示为2009年1月21日,金额显示为12100元,对方账号前9位显示为073020304,摘要显示为活期现金存入。我省农村信用社各机构号统一为9位数,经过查询,显示账号为073020304的机构为公主岭市农村合作银行苇子沟支行中心储蓄所,按着上面明细账相应一栏的时间、摘要、金额到公主岭市农村合作银行苇子沟支行中心储蓄所查询相应的记账凭证,便可查证到相对应凭证,也即证据。经查,其相应凭证, 再翻阅该凭证的背面,便可看到该存入人的身份证信息。 这样我们经过查询便获取了到:2009年1月21日,身份证号为220381197907287618的高鹏在公主岭市合作银行苇子沟支行中心储蓄所给犯罪嫌疑人靳其伟的账户存入了疑似购买黑彩的资金12100元。按照上面留有的查询信息,找到其本人,再进行取证,书证结合相关证言,认定对方从事嫌疑非法经营的证据便有了支撑。
     
      二是立案定罪标准的门槛相对低下,为入罪定案打开了方便之门。前面我们已经谈到,非法经营黑彩的立案追诉标准为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难看出,这个标准实践侦查工作还是很容易实现的,因为非法经营地下黑彩的几乎每天都在运转,而且参与的人数是与日俱增,其非法经营数额一直是持续进行的,最低是数月,乃至几年,无论从哪个渠道、哪个口径进行数额方面的累积都应是能够轻易达到的。我们所侦办的20余起非法经营黑彩案件,保守经营数额一年都在50万元以上至200万元之间。
     
      三是紧密的犯罪产业链条为侦查工作延伸铺平了坦途。黑彩经营类似传销,属于涉众性经济犯罪范畴。犯罪嫌疑人为了更多聚集钱财,迫切的心理始终驱他们想方设法吸收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参与。相对聚敛而来的资金需要相应的逐级上报给上庄(也称上家、上线),资金丰厚的时候,还需要上报给多个层面的上庄,如此也是为了增加中奖面,同时化解由于中奖无法兑付的风险,将收取的黑彩款项进行蓄意分解。而其上庄同样仍有上庄,这样衍生的便是非法经营犯罪的链条无限度延伸。只要我们能够抓获其中产业链条中的某个犯罪层级,便可查实相应向上、向下的非法经营资金链条,获取相关证据后,足以轻而易举将打击的触角向纵深延伸,通过打击处理一人一事,挖出其非法经营的一片一窝,铲除非法经营的产业链群,打击共同犯罪的优势由此得以彰显。
     
      难点所在主要体现以下诸方面:
     
      一是个别嫌疑人使用银行卡进行交易时在反侦查意识的驱动下,故意违反规范进行操作,造成侦查障碍。有的不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户,犯罪嫌疑人刘万奇为了往来结算黑彩款项不被识破,分别借用或捡拾的他人梁春芝、王化龙、崔云村等人的身份证进行实名开户,里面专门用于经营黑彩款项。犯罪嫌疑人林海胜在给其上庄汇入购买黑彩款项时,从来不使用自己的真实名字,而是随意填写的徐五、张玉、徐玉、徐柱、闫振文等名字进行填写。狡猾的还有,在给上庄存入购买黑彩款项,故意不填写自己的名字,而是填写与收取黑彩款项的上庄姓名完全一致的签名,如下图所示,便可一目了然。
     
      更有甚者,干脆什么签名的笔迹都没有,口头将需办理存入业务相关资料告诉给金融机构窗口人员,制作成后凭证的没有任何相关存入痕迹可以显现。还有的不按规定执行,按照金融系统规定,支取及存入5万元以上人民币时应该持有本人身份证,但是实际中不填写身份证等其他证件信息,有的即使执行规定,故意填写虚假的身份信息,留下虚构的手机号码。
     
      实践中多为同一犯罪嫌疑人填写的多个身份证号,经查无一正确。凡此种种,无疑为我们的深入查证带来了人为的阻力。
     
      二是调查取证中的困难在所难免。认定犯罪是各类刑事案件的必经关口,打击黑彩犯罪也莫不例外,而且由于黑彩非法经营活动正是有了众多人员的参与介入才形成犯罪之势的,所以认定其黑彩经营者构成非法经营罪必不可少的是除了资金往来交易账证的佐证,同样必不可少的相应这些参与介入者的证人证言证据格式的支持。这些参与人有的游踪不定,常年在外或打工、或经商,找人难;还有些是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农民,文化水平低下,语言表达不清,不识字者大有人在,取证形成材料难;还有的是有些身份的人员,害怕因此连累了自身所从事的职业,害怕作证;还有的受上庄的唆使、威吓、利诱等手段,担心招致报复,不敢作证;再有的就是一些参与人员法律知识匮乏,误认为本身也参与了,作证了就是同犯,就会受到打击处罚,不来作证;再有就是参与者与庄家相互都为亲属朋友、屯邻熟人,担心作证会因此得罪人,不愿作证;还有的虽然根本没有什么牵连关系,传统的保守思想作祟,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心态,不想作证。凡此种种,给我们的侦查取证工作带来了无尽的困难与艰辛的反复,一定程度影响了认定、打击及诉讼工作。
     
      三是个别受到过教育处理的非法经营黑彩的嫌疑人,作案手段诡秘,经营方式隐匿,反侦查意识浓厚。他们一改传统的经营模式,力争丝毫不给侦查工作留有余地。我们侦查的李淑娟非法经营案中,其上庄之一的师龙,收取购买黑彩的款项从来没有使用银行卡结算的时候,基本上是开车来取,有时即使没有时间来取宁可让其赊欠,也不使用银行卡进行结账。彼此双方完全是现金结算,而且从来没有留下任何收据欠条之类等带有文字的书面材料,所以尽管李淑娟有了供述,但是缺少相应的其他证据佐证,认定其涉嫌犯罪的证据不足。
     
      四是非法经营黑彩的嫌疑人,尽管大多使用吉卡, 但他们轻易不使用自己的名字开户,而且更换频繁,有的使用数月便进行销卡处理,还有不固定在一家信用社机构进行办理业务。另外非法经营地下黑彩的嫌疑人,十分注重他们经手的相关经营黑彩方面的资料的销毁,一般保存时间不是很长,几次我们采取了突然搜查的侦查措施,也没有获取可够利用的证据。有的虽然获取了一定的证据,不是局限于当日资料,就是通过搜查扣押获取而来的资料,受制于对此运作规则与经营方式的生疏,对其记录的文字、数据还破译不了。犹如密码一般,摆在了侦查人员的面前,束缚了侦查工作的深入。下面展示的就是我们在依法搜查非法经营黑彩犯罪嫌疑人的经营场所时所扣押的由其本人所记录的经营黑彩的情况。
     
      从上可以看出,没有一定的打击地下黑彩活动经验的锤炼,缺乏对从事非法经营黑彩行内的深入解剖,是很难深谙个中奥秘的。
     
      三、打击地下黑彩活动的侦查对策初探
     
      前面我们分别分析了非法经营地下黑彩活动的特点,及打击处理方面的优势之处及难点所在。结合我们业已打击处理的经验教训,有针对性提出对此类非法经营行为的侦查对策。
     
      一是广建特情,潜心经营,建立健全长效打击之计
     
      不难看出,地下黑彩并没有经过打击有所收敛,相反行为方式更加隐蔽,参与人员在增多,涉案金额在增大,社会危害性在增加,正在以股股暗流之势恣意蔓延,理应清醒认识指望一朝一夕就能彻底摧毁打垮是不切现实的,要本着从长计议的理念,针对地下黑彩经营的隐蔽性、多发性、涉众性、诡秘性等行为特点,牢固树立长期作战的经营意识,广泛布建特情,充分发动群众举报,设立举报室、举报信箱、举报电话、电子信箱等多渠道畅通举报线索,征集收录经营黑彩黑名单,完善举报人的保护及奖励措施,特别是对已侦案件中的相关人员包括嫌疑人、参与人、知情人,通过教育转化,争取为侦查中的秘密力量,因为他们熟悉黑彩经营行业的诸多规则,比如前述我们前面展示的扣押的黑彩经营人员的书写的单据记录,只有凭借他们的辨别才能破解其中的玄机,进而引领侦查破案。组建专门的打击地下黑彩专项行动组织,从线索收集、警力配置、案前初查、证据固定、抓捕审讯、侦查取证、追缴违法所得、法律诉讼、网上通辑、案件移交等各个细则方面制定出行之有效的专项行动实施方案,以此指导和推动打击地下黑彩专项行动的有序开展,实行有指挥、有调度、有汇总、有反馈、有例会,切实做到24小时时间报警有人接,现场有人去、疑犯有人盯、个案有人管。如此,全身心、多层面的工作展开深入并养成,地下黑彩专项行动的发现与侦破指数便可自动提升。
     
      二是密切合作,拾遗补漏,注重强化金融协作之力
     
      前已述及,地下黑彩的经营离开金融机构的存款、取款、转款等业务办理几乎是寸步难行。这样,加强与金融机构的密切协作尤为重要,应建立健全有利于打击地下黑彩专项行动的协查配合机制。结合展示的几份金融凭证填写过程中的不全、空白、虚假等不规范现状,反思由此带来侦查过程中的困惑,有针对性督导金融机构加强相应的业务办理规范,严密落实实名开户、实名取款、实名转款、本人核对、信息核对、证件齐全留存等金融行业制度,同时协调解决好为侦查人员的查询明细账、查询机构号码、调取记账凭证、调取录像等协查工作项目尽最大可能提供便利,对侦查人员的业务生疏方面多多给予指导。经侦部门注意在侦查中发现的可疑线索、重点人员及可疑账户及时通报给金融机构,商榷其加强监控;金融部门在实际工作中发现的疑似有地下黑彩经营并具有洗钱性质的金融业务,第一时间能够通报给经侦部门,双方实行信息共享,保守秘密,协调运行。另外经侦部门理应根据侦破每起非法经营案件相关金融部门、相关业务人员其中起到协助作用的具体情况,可以按照侦破案值的一定比例支付相应的酬劳或经费,以此进一步强化双方的密切合作关系,顺势推动在打击地下黑彩专项行动的协作纵深发展。如此,全运行、多功能的给力式协查机制,打击地下黑彩非法经营活动的收效无异于如鱼得水,事半功倍。
     
      三是多方施策,齐抓共管,倾力形成清剿合围之势
     
      纵然地下黑彩现行法律是以非法经营罪定罪论处的,是归属于经侦部门管辖,但是如此繁杂的打击工作单纯依靠经侦一家之力难免会是捉襟见肘,应该充分发挥相关职能部门的联动之势。针对打击黑彩工作存在的弱项、盲区和难点,有的放失地采取综合治理对策。由经侦部门牵头在侦中发现确立的非法经营地下黑彩案件的相关嫌疑信息及时通报给相关职能主管部门,各负其责,共堵疏漏。对疑犯使用的车辆信息提供给交警部门备案,不断加强去向的监控;协调网监部门对疑犯使用的聊天账号以及新型的网上银行交易信息,时时监控分析;对疑犯使用的各类电话号码、接收发送短信、传真等项协调移动、联通业务部门进行核查破获;对依法扣押的各类文书及调取的银行交易凭证通过技术侦查部门及时进行必要的比对与鉴定。现行经营地下黑彩一般都是利用商店、药店、饭店、旅店、洗浴等公共场所进行吸纳购买者,建议工商等主管部门对这些场所在检查中发现的,通报给公安经侦机关的同时,对这些经营业主予以经济、行政等行业处罚;我们在侦查中还发现目前的非法经营地下黑彩大部分都为正规的福利彩票发行商,行为方式较比隐蔽,且案发呈上升势头,他们借助于拥有的合法手续掩盖之下,游离于国家福利彩票发行系统之外,一边依托国家福利彩票的发行模式,销售国家福利彩票,一边非法销售地下黑彩,对此应协调其福利彩票的行业主管机构引起高度重视,切实加强行业监管,一经发现其违法行为,取缔经营资格,限期准入;充分发挥辖区派出所的位处前沿、触角快捷的作用,共同对经营地下黑彩人员纳入重点人口管理,适时加强监控巡查,对其出入场所、接触人群、活动规律等进行不间断掌控;会同治安部门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建立起畅通的案件移交机制,对非法经营地下黑彩行为同步经营、同步处理、同步共享,应该定性为赌博性质的刑事案件以及可以实行行政处理的治安案件及时移交并认真配合治安部门查处,特别是对那些一贯性违法经营、以现金交易形式躲避查处、不留任何证据且现有数量不构成刑事立案的黑彩经营人员,坚决依法实施行政处罚,充分用好用活2010年5月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制定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对刑法225条的补充性追诉标准,“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两年内因同种非法经营行为受过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又进行同种非法经营行为的。”启动用量次的累积弥补数额认定的不足,同理发挥刑罚应有的功效。举各家之力,汇各家之智,集各家之能,切实实现露头就打,就尖就掐,是案就查、能罚就处。如此,全方位、多部门的凸显打防控一体化的联动,区域之内敦促地下黑彩无立足之地。
     
      四是因势利导,现身说法,充分发挥预防警示之效
     
      实际工作中注意借鉴以打带防,以防促打,打防结合的打防体系。从预防为主入手,加强宣传教育之功效。通过侦破的每起非法经营地下黑彩案件,进行总结归纳,精心提炼,适时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等新闻媒介进行宣传报道,通过情况专报、新闻发布会、警情预报等形式向社会公开案情,通过案例剖析、以案说法、专题报告等形式由嫌疑人、被害人从不同角度现身说法,切实发挥身边事教育身边人的警示作用。适应需要组织编印非法经营地下黑彩方面的典型案例,经常深入到社区、村屯、厂矿、学校、街道、团体、农贸市场及黑彩多发区域进行巡回发放、现场施教,力争从源头上遏制黑彩市场的滋发。如此,全场景、多角度的有声有色、有形有效的宣传、教育、引导,地下黑彩非法经营的火爆势头自会偃旗息鼓。
    【作者简介】

    张瑞,吉林省公主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多年人事一线侦查工作。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