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合伙人以内部约定对外免责提出排除执行异议请求不予支持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公司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普通合伙人;内部约定;不予支持
    【全文】

      【要点提示】普通合伙人以内部合伙约定为由提出排除执行异议,因该免责条款不发生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异议不予支持。
     
      【案情概要】圣业自行车厂拖欠李某货款5万元,后法院判决要求圣业自行车厂限期给付货款。执行过程中,经查,被执行人圣业自行车厂无可供执行财产,后法院依法冻结王某的银行存款5万元。圣业自行车厂为私营合伙企业,1995年2月20日合伙成立,在工商登记中股东为王某、曹某、孙某,注册资金为10万元。王某出资3.3万元,曹某出资3.4万元,孙某出资3.3万元。后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1年11月8日吊销圣业自行车厂营业执照。截止到2013年9月6日,圣业自行车厂在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中,王某仍为股东。现王某提供与曹某、孙某的一系列免责约定来证明王某与被执行人圣业自行车厂债务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冻结存款执行裁定书。
     
      【裁判观点】法院认为,全体合伙人对合伙企业的债务,应承担连带责任。合伙人的散伙应以在工商部门的登记为依据,异议人王某在工商部门登记为被执行人圣业自行车厂合伙人,故应对被执行人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冻结存款执行裁定书是正确的,异议人王某的异议理由不成立。故裁定驳回异议人王某的执行异议申请。
     
      【法律评析】根据既判力之相对性原则,唯有据以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中载明的义务人可成为被执行人。但例外情形下如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派生性纠纷,执行程序中可变更、追加被执行人,能够省去申请执行人对第三人提起诉讼以取得执行依据的必要,减少当事人的讼累和实现法的安定性,对于及时兑现债权人利益颇具意义。此时,既判力附着于执行力有限度地予以扩张,如本案中追加合伙组织的合伙人为被执行人,从而产生强制执行上的新权利义务关系。
     
      普通合伙人是指以其资产进行合伙投资,参与合伙经营,依协议享受权利承担义务,并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自然人或法人。合伙关系存续期间,合伙人以其全体合伙成员的名义在与第三人发生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时所形成的债务自然为合伙债务。合伙不似公司那样兼具人合性与资合性,个人合伙是以人合性为主,以合伙人间的信任为基础的一个实体组织。普通合伙人自愿入伙本身就意味着宣示其对合伙债务的默认和接受,即合伙人要以其投入合伙的财产,作为全部债务的担保,当然也包括对原合伙债务的担保,倘不足偿还时,还要以其个人财产承担无限责任。因此,从组织形态和法律行为上看,普通合伙的特征无疑是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负盈亏、共担风险。
     
      鉴于合伙人的财产信息第三人无从知晓,为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合伙企业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合伙企业对其债务负责,应先以其全部财产进行清偿。合伙企业财产不足清偿到期债务的,各合伙人应当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这一规定表明普通合伙人的责任性质为补充性无限连带责任,合伙企业债务的承担分为两个层次:第一顺序的债务承担人是合伙企业,“不足清偿”指得是企业在“资不抵债”时所导致的责任能力瑕疵情形下的客观不能,而不是指企业未按约履行义务所产生的迟延清偿现象;第二顺序的债务承担人是全体普通合伙人,合伙人应以个人的全部财产为限承担责任,所谓的“连带责任”,是指普通合伙人在第二顺序的责任承担中相互之间所负的连带责任,而非普通合伙人与合伙企业之间的连带责任。当然,法律规定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等事项作出约定,但不应当成为各普通合伙人对外不承担民事法律责任的理由,否则交易安全得不到保护,相关法律规制合伙企业及合伙人的目的将会落空。退一步讲,当普通合伙人对承担连带责任所清偿债务数额超过其应当承担的数额时,其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
     
      综上,合伙债务系基于合伙财产的共有性质及合伙人对第三人的共同行为产生,除法律另有规定外,普通合伙人对合伙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是不以当事人之间有无约定或有无相反约定为转移的法定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之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合伙企业,不能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普通合伙人为被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本案中,作为工商登记的普通合伙人,异议人王某应承担债务清偿责任,其异议请求应不予支持。
    【作者简介】
    张俊、刘敏亮,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法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