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2018,由“金哲宏无罪释放”引发的一些思考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事诉讼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银律师事务所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金哲宏;无罪释放;法律解读
    【全文】

      人物事件
     
      1995年9月29日,永吉县双河镇新立屯北发现一女尸。1995年10月11日,27岁的金哲宏被警方收容审查,后被锁定为嫌犯。
     
      从1995年案发到2000年的5年中,该案经历了3次一审,2次发回重审,金哲宏4次被判处死缓。
     
      多份判决书载明了金哲宏被认定杀人的过程:1995年9月10日17时许,被害人李艺乘火车从双河镇去永吉县城,途中遇到摩的司机金哲宏。李艺出价5元,让金哲宏将其送到了双河镇的邵家村去见朋友,而朋友不在家,金又将其带回双河镇,还将其带至母亲家中为她做饭。金哲宏见李艺“作风轻浮,顿生淫念”,在将李艺送往旅店的途中,将李领至狭空处说:“给你30块钱,咱俩玩一下?”李要价100元,金见其不答应,便将李摁倒在地与其发生了关系。事后李称要上派出所告他,金唯恐事情败露,便将李摁倒,用左腿膝盖压住李的嘴,双手卡住李的颈部,过了五六分钟,看见李没气了才放手。其后,金哲宏把李艺放到自己的摩托车后座上,将李艺抛到了铁道附近的一处泥沟里,并用泥土等掩埋。
     
      第一次开庭,金哲宏当庭翻供,否认杀人。金哲宏说:因为价钱没谈拢,李某并没有乘他的车,更不存在他杀人。吉林市中院则认定金哲宏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其死缓。金哲宏上诉。
     
      1997年,吉林省高院撤销金哲宏案一审判决,发回中院重审。
     
      重审后,吉林市中院依然认定金哲宏有罪,判处死缓。此后,省高院再次发回重审。经过第二次重审后,吉林市中院仍判金哲宏死缓。吉林省高院没有再将案子发回,于2000年8月维持了死缓的判决:“本案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但鉴于本案具体情节,可酌情从轻判处”。
     
      金哲宏被认定为1995年一起命案的杀人凶手,被判处死缓,该案无直接物证和目击证人,定罪依据几乎仅是金哲宏的口供,他曾多次控诉被刑讯逼供。
     
      2014年4月29日,吉林高院官回应称,将立即调取该案全部卷宗,认真调查了解情况,及时依法处理。
     
      2018年5月9日,该案取得进展。吉林省高院已决定再审金哲宏故意杀人一案,已于5月8日将通知书送达金哲宏本人。
     
      2018年11月30日,吉林省高院对原审被告人金哲宏故意杀人案进行再审宣判:认定金哲宏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撤销原审判决,判决金哲宏无罪。[1]
     
      法律分析
     
      1.在刑事诉讼司法实务中,必须在证据确实充分的情况下,才能认定行为人实施过相关犯罪。
     
      在我国刑事诉讼法法律制度中,证据的采信标准是“确实充分”;案件事实的证明标准可以表述为“排除合理怀疑”。这并得非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而是有法律规定加以支撑。
     
      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该法第160条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并且写出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同时将案件移送情况告知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律师。”
     
      该法第168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 (一)犯罪事实、情节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犯罪性质和罪名的认定是否正确;(二)有无遗漏罪行和其他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三)是否属于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四)有无附带民事诉讼;(五)侦查活动是否合法。”
     
      该法第195条规定:“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由此可见,侦查机关侦查终结移送起诉、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要求以及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有罪都必须达到的“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而在可能判决罪犯死刑的案件中,2010年出台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条对该类案件中的“证据确实、充分”的含义进行了更为细化的规定,即在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中,证据确实、充分是指:(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每一个定案的证据均已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证据与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不存在矛盾或者矛盾得以合理排除;(四)共同犯罪案件中,被告人的地位、作用均已查清;(五)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的过程符合逻辑和经验规则,由证据得出的结论为唯一结论。
     
      我们注意到,在上述法律规定中,都提到了“排除合理怀疑”或类似的表述。特别是上述第53条明确了“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排除合理怀疑并非指排除一切怀疑,“排除合理怀疑”是案件事实的证明标准,来源于英美法系。“排除合理怀疑”具有两层含义:第一,就每个证据而言,其证明内容中没有值得怀疑之处;第二,就整个案件的证据组合而言,其证明的结论中没有值得怀疑之处。怀疑是一种主观判断,一方面,合理怀疑的判断标准是理智正常且不带偏见的一般人的认识,如果某种怀疑毫无根据、不具道理,纯属无中生有、无端猜测,则不能视为合理怀疑;另一方面,怀疑是否合理,只有在特定的案件中,结合特定的状况才能判明。
     
      本案存在重大疑点,第一,金哲宏供述与被害人李艺发生性关系,但法医鉴定明确“在死者阴道分泌物检材上未检出精子”。这表明,被害人李艺死前并未发生过性关系,或者即使发生过性关系,也无法证明是与金哲宏发生性关系,法医鉴定的结果与被告人的供述之间存在无法解释的矛盾。第二,判决认定死亡时间与尸检报告不符。在故意杀人案件中,尸检报告是由法医作出的,具有专业性,也是证明故意杀人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的关键。被害人的死亡时间也很关键,被害人什么时候死亡与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作案时间具有极大的关联,本案中认定金宏哲有罪的判决,当然可以不认可法医所作出的尸检报告所认定的时间,但是必须有足以推翻该报告的依据,并且判决认定的死亡的时间也应当由其他证据加以证实。实际上该判决并未对该死亡时间是如何认定的,作出合理的解释。第三,本案杀人第一现场成谜,自始至终被告人金哲宏都没有辨认过杀人地点以及埋尸地点。如果本案确系金哲宏所为,那么他应该对杀人地点以及埋尸地点至少有个大致的印象,知道有关地点的大致位置。但是实际上,金宏哲并未辨认过杀人地点及埋尸地点,这就无法表明金宏哲知晓那些只能由案件参与者或者知情者才能知晓的细节,这也使得认定金哲宏杀人的逻辑链与证据链都发生中断。第四,作为一起杀人案件,本案没有任何金哲宏实施杀人的物证,只有反反复复矛盾百出的口供。而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指出:“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第五,金哲宏无作案时间,金哲宏家人以及邻居可以证明。在有证人证言证明被告人无作案时间的时候,必须有其他有利的证据证明被告人在受害人死亡前后在案发现场,然而我们知道,本案的实际情况是,本案杀人第一现场成谜,自始至终被告人金哲宏都没有辨认过杀人地点以及埋尸地点。
     
      综合以上所述,本案在认定金哲宏确实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的问题上,远远未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也未能形成闭合的、合理的证据链条,但是金哲宏直到案发后23年,才得以被宣告无罪,其中的原因值得我们深思。
     
      2. 遭遇冤假错案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如何寻求救济?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三编第五章“审判监督程序”规定了当事人有权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的权利,同时规定人民检察院发现确有错误的裁判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人民法院发现确有错误的裁判可以决定再审。各级法院、检察院都设立有刑事申诉审查部门,从事冤案审查。
     
      审判监督程序,又称再审程序,是指人民法院、检察院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依职权提起并由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重新审判的一种诉讼程序。
     
      单从法律规定来看,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可以引起审判监督程序,而且是实践中审判监督程序得以启动的主要途径。在刑事诉讼法中,申诉并不是单单指审判监督程序中的申诉,审判监督程序中的申诉,是指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不服,向人民法院或者检察院提出重新处理请求的诉讼活动。申诉提出后,不能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
     
      如果是对人民法院提起申诉的,人民法院对刑事案件的申诉人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两年内提出的申诉,应当受理。超过两年提出申诉,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受理:(一)可能对原审被告人宣告无罪的;(二)原审被告人在本条规定的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人民法院未受理的;(三)属于疑难、复杂、重大案件的。不符合上述三项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各级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提出的申诉,应当进行登记并认真审查处理。人民法院经审查,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诉,按来信、来访处理。人民法院受理申诉后,应当在3个月内作出决定,至迟不得超过6个月。经审查认为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53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由院长提请审判委员决定重新审判;对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申诉,应当说服申诉人撤回申诉。如果当事人仍然坚持申诉的,应当书面通知驳回。
     
      申诉人对驳回申诉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诉。上一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诉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53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的,应当予以驳回。经两级人民法院处理后又提出申诉的,如果没有新的充分理由,实践中法院一般就不再受理了。
     
      如果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向人民检察院申诉的,检察院控告申诉部门、监所检察部门应当分别处理,依法审查,将审查结果告知申诉人。经审查,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飞裁定确有错误,具有《刑事诉讼法》第252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如果申诉成功,法院最终判决受害的公民无罪的,那么受害的公民本人、受害人的继承人、与受害人有扶养关系的其他亲属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根据《国家赔偿法》,国家赔偿分为行政赔偿和刑事赔偿。前者指的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侵犯人身权和财产权情形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而后者指的是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人身权、财产权情形的,受害人也有取得赔偿的权利。值得注意的是,《国家赔偿法》所规定的赔偿请求人不限于受害人本人:首先,受害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当然有权要求赔偿;其次,如果受害的公民死亡,其继承人和其他有扶养关系的亲属有权要求赔偿;同理,受害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的,其权利承受人有权要求赔偿。
     
      刑事赔偿的赔偿义务机关在法律上也有明确规定,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其中,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再审改判无罪的,作出原生效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二审改判无罪,以及二审发回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
     
      本案中,金哲宏仍然是幸运的,他并没有像聂树斌那样已经被执行死刑,而是因吉林高院的判决被一直关押至2018年底。因此,依据国家赔偿的就近原则,金哲宏有权以作出侵害公民人身权利生效判决的吉林高院被赔偿义务机关,申请国家赔偿。
    【作者简介】

    王翔宇,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释】
    [1] 来源: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9%87%91%E5%93%B2%E5%AE%8F/22569141?fr=aladdin。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