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子骑小黄车猝死一案判决的质疑,兼谈公平责任原则的适用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事诉讼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银律师事务所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骑小黄车猝死;公平责任原则;法律解读
    【全文】

      基本案情
     
      据裁判文书网2019年1月14日的民事判决书显示,就2017年浙江男子骑小黄车猝死一案,法院判决拜克公司在其死亡中无过错,但应支付其家属15万元经济补偿。
     
      2017年7月25日下午,死者在杭州通过支付宝扫码方式启用被告拜克公司投放的“ofo共享单车”(以下简称小黄车),骑行小黄车至莫干山路和石祥路交叉路口附近时,从小黄车上摔下倒地昏迷,抢救无效死亡。《医学死亡证明》记载死因为:猝死、不详。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尸表检验,检验结果未发现明显致命外伤。在损失赔偿上,支付宝为小黄车的使用投保了骑行意外险,由国泰保险公司承保;拜克公司为小黄车投保了旅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由太平洋保险公司承保。2017年8月3日,太平洋保险公司向姚鹏泽家属下达需进行尸体解剖检验通知书,但其家属拒绝尸检。据此,2017年10月10日,太平洋保险公司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一份,载明“因不能提供尸检报告无法证明死亡原因属于意外事故,赔偿责任无法认定。我司无法受理您的报案索赔”。此后,双方因赔偿事宜不能达成一致,遂成诉讼。
     
      法院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死者的死亡与拜克公司之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也没有证据证明拜克公司对其死亡有过错行为。但在生活中,有些损害的发生行为人虽无过错,但毕竟由其引起,如果严格按照无过错即无责任的原则处理,受害人就要自担损失,这不仅有失公平,也不利于和谐人际关系的建立,因此,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并且,死者作为拜克公司小黄车的使用人,客观上支持了拜克公司的经营活动,从公平责任原则考虑,应由拜克公司就其死亡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作为对亡者的告慰和对生者失去至亲的安慰。最终,法院酌情确定由被告拜克公司给予原告经济补偿15万元,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1]
     
      法律分析
     
      1.公平责任原则的法律特征
     
      公平责任原则指的是在当事人对造成的损害都无过错、不能适用无过错责任要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但如果不赔偿受害人遭受的损失又显失公平的情况下,由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财产状况及其他实际情况,责令行为人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给与适当补偿的一种责任形式。在我国民事法律体系中,最早确立公平责任原则的当属《民法通则》,该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以及第一百三十条“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的规定实际上就是公平责任原则的体现。2010年出台的《侵权责任法》沿袭了《民法通则》规定的精神,在该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
     
      公平公正是民法的基本原则,侵权行为法作为民法的重要组成领域,应当在侵权行为法中同样贯彻公平公正原则,自不待言。将公平责任原则作为一项重要的归责原则于法律条文中加以确立,也是民法体系内部逻辑统一的必要要求。此外,公平责任原则又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及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相一致,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增进社会和谐,因而在法律条文中对该原则加以明文确立是必要的。但是,公平责任原则归根到底是一种法律原则,实际适用的时候弹性较大,这也给予审判人员以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因此如何在法律原则的适用过程中既保障灵活性,又不使裁判人员的自由裁量权过大,就需要准确理解公平责任原则的法律特征。
     
      首先,公平责任是基于当事人的经济状况和受害人所受损害的程度的公平考虑而决定的责任。
     
      与其他归责原则不同的是,在适用公平责任原则时,首要考虑的是当事人受到损害的程度与负担能力。需要注意的是,此种损害应当是指经济上的、较大的直接损失,如果只是轻微的损失,并且完全可以由当事人一方承担的,就没有适用公平责任原则的必要。
     
      是否适用公平责任原则,要将损失程度与受害人的情况、当事人的负担能力以及受益情况等因素综合考虑,而且此种考虑并不能建立在一般人的理解之上,而是要结合具体的案情,比如造成自行车的毁损,对于富豪而言可能只是一个高级玩具的毁损,而对于贫穷的小贩,则是重要的生活资料的毁损,是否适用公平责任原则可能就有所不同。又如免费搭车的情况下,如果出现各方无过错造成损失的,搭车人担负一定损失的可能性,较之付费乘车的情况,就要相对大一些。
     
      其次,公平责任原则必须严格限定在双方当事人对于损害结果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如果当事人任何一方对损害负有过错的,则按照过错责任原则,由当事人一方单独承担损失或者由各方当事人按照过错程度、原因力分担损失。如果损害结果是由第三方过错造成的,则由第三方承担责任,自无适用公平责任原则的必要。
     
      再次,原则上公平责任原则仅仅适用于财产损失。《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虽没有明确规定,但是目前实务界的主流观点认为公平责任原则仅仅适用于财产损失。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造成人身的损害,对于可衡量的经济损失部分(如丧葬费、医疗费等)的承担问题,仍然可以适用公平责任原则。此外,目前的主流观点也基本认可,公平责任原则不适用于精神损害赔偿。
     
      2.公平责任原则适用的具体情形
     
      (1)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监护人尽到了监护责任的。《民法通则》(注:尚未废止)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监护责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首先推定法定代理人主观上存在过错,若法定代理人不能证明自己无过错,则应承担赔偿责任;若法定代理人证明其已尽到监护职责而没有过错,按照公平责任原则,仍应当承担一部分责任,但是较之具有过错时可以适当减轻。
     
      (2)纯粹因自然原因引发的紧急避险造成损害,而避险人采取的措施又无不当的。《民通意见》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他人损失的,如果险情是由自然原因引起,行为人采取的措施又无不当,则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要求补偿的,可以责令受益人适当补偿。”
     
      (3)受害人系因见义勇为而遭受损害的。《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被侵权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
     
      (4)高空坠物致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5)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共同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民通意见》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共同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公平分担损失规则,应当在法律、法规或者司法解释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予以适用。”因此,笔者认为除了上述五种法律与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的情况外,不能随意适用公平责任原则。
     
      3.实务界适用公平责任原则出现问题,即将该原则进行滥用
     
      即使公平责任原则有上述几种适用情形,但是其毕竟只是一种归责原则,在法律规定相对较为原则的情况下,应当严格限定其适用条件:仅适用于一般的侵权责任案件,对于特殊侵权案件不能适用;双方当事人必须都无过错;必须有严重的损害后果等等。但是实务中不少法院的做法却是在无法确定应当由谁来担责的时候,为了息事宁人、尽早结案而滥用公平责任原则。导致不少案件不仅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反而引发舆论热议。
     
      根据公开的报道,首次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对公平责任原则进行了完善。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介绍,实践中,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因裁判标准不明导致使用范围过宽,社会效果不是很好。为了进一步明确该规则的使用范围,统一裁判尺度,草案将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为“依照法律的规定。”草案九百六十二条具体规定为:“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法律的规定,由双方分担损失。”也即公平原则应当在法律、法规或者司法解释的特别规定范围内才能适用。反之,没有法律、法规或者司法解释特别规定的情况,则不能适用。这一点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三十七条的内在精神完全一致。
     
      4.本案是否应当适用公平责任原则
     
      本案中法院认为,虽然拜克公司在姚先生死亡中无过错,但姚先生作为小黄车的使用人,客观上支持了该公司的经营活动,并使其获得了经营利益,从公平责任原则考虑,应由拜克公司就姚先生的死亡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实际上法院的法律依据就是《民通意见》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共同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下面分析一下法院的判决以及依据是否适当。
     
      笔者认为法院的判决存在以下值得商榷之处:
     
      (1)法院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死者的死亡与拜克公司之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也没有证据证明拜克公司对其死亡有过错行为。但在生活中,有些损害的发生行为人虽无过错,但毕竟由其引起”显得逻辑混乱。判决的言外之意就是姚鹏泽的死亡是由于骑小黄车引起的,但是《医学死亡证明》记载姚先生的死因为:猝死、不详。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尸表检验,检验结果未发现明显致命外伤。法院也认可“没有证据证明死者的死亡与拜克公司之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这恰恰与“姚鹏泽的死亡系由骑小黄车引起”的论断相矛盾,也使得法院的进一步推理缺乏逻辑支撑。
     
      (2)法院还认为,死者作为拜克公司小黄车的使用人,客观上支持了拜克公司的经营活动,从公平责任原则考虑,应由拜克公司就其死亡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这是对《民通意见》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误解。笔者认为,该条适用的是纯粹为对方利益或者是双方为较为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之间的情况,如常见的好意施惠、双方组合参与竞赛等,并不应当轻易适用于日常的交易行为。特别是不能因为与对方存在交易,就认定“客观上支持了经营活动”,进而适用于上述司法解释。否则,就会出现一些有悖常理的情况,比如小店店主在店面内猝死,查不出原因,按照本案法院的逻辑,就应当由出租人承担一定的责任,原因是“小店店主坚定地承租出租人的店面,客观上支持了出租人的经营活动”。显然这样的结论,是与大多数人的认知以及法理相悖,不仅不可能达到维护公平、建立和谐人际关系的目的,而且反而会在一定程度上扰乱正常的交易秩序。
     
      因此,笔者认为,本案不应当使用公平责任原则,法院判决拜克公司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15万元,值得商榷。
    【作者简介】
    王翔宇,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释】

    [1]来源:网易新闻,
    http://news.163.com/19/0126/03/E6DT21R30001875P.html。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