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开水养鱼与探索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价值比较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婚姻、家庭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浙江省民政厅;撤销非真实身结婚登记指导意见;价值比较
    【全文】

      2017年北京市民政局实施了《北京市民政局关于撤销骗补结婚证的规定》,我曾经对此写过《失而复拾撤销婚姻登记,是拾回了香馍馍,还是烫手山药?》一文指出: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是自己拾起了一个烫手山药。因为民政机关根本没有能力判断极其复杂的所谓“骗取补办婚姻登记”的效力。而且骗取婚姻登记的现象很普遍,民政机关既然可以撤销骗取补办婚姻登记的行为,就自然也可以撤销骗取结婚登记和骗取离婚登记的行为。而无论是结婚登记效力还是离婚登记效力,都是民法尤其是婚姻法学者难以解决的“拦路虎”。连民法和婚姻法学者都望而生畏的重大学术和法律问题,民政机关有何能力判断?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无疑是自己把自己推上行政诉讼的被告席!
     
      而然,近日笔者又发现浙江省民政厅印发了《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 浙民事〔2019〕5号,简称“撤销非真实身结婚登记指导意见”),提出了探索民政机关撤销非真实身结婚登记的具体意见,应该说其动机是好的。但问题是有无必要?能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一、探索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有无必要?
     
      首先我想说的是,在有自然水养鱼的条件下,有无必要再探索开水养鱼?即有无必要先把开水冷却,再进行水质改造,使它达到自然水的条件后养鱼?
     
      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也是如此,在民事程序完全可以处理登记婚姻效力的情况下,有无必要探索“九道十八弯”的行政机制处理登记婚姻效力问题?
     
      所谓在行政程序中撤销婚姻登记、撤销婚姻登记行政行为等,与民事程序撤销婚姻的效果相同,即本质上都是对婚姻效力的否定(也是当事人主张的目的)。 这在民事程序中可以非常快捷的解决,没有必要再探索复杂的行政程序解决结婚登记效力问题。
     
      有关民事程序解决登记婚姻效力,我有专门论述,也有典型案例,此不赘述。
     
      二、行政程序能否解决登记婚姻效力问题?
     
      行政程序不能解决登记婚姻效力已经被客观现实所证明,现在所进行的诸多“探索”也证明了这一点。长期以来通过行政程序解决登记婚姻效力,出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登记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八大怪”;创下了民政机关成为中国法制史上空前未有的“冤大头”(无过错被告);制造了“一卡二慢三乱” “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的乱象。
     
      其具体事实详见《婚姻瑕疵纠纷行政诉讼十大缺陷》《反婚姻诉讼分裂法》《婚姻效力纠纷管辖权再分配》(《人民司法》应用)2015年第3期)等。
     
      三、“撤销非真实身结婚登记指导意见”存在的问题
     
      (一)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缺乏法律根据
     
      无论是《婚姻法》还是《婚姻登记条例》都只赋予民政机关撤销胁迫结婚的权力,其他任何法律也没有赋予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权力,唯有婚姻法解释三中涉及民政机关撤销结婚的内容,但这个解释也没有法律根据。总之,根据现行法律,民政机关无权撤销婚姻登记。
     
      而且现行法律赋予婚姻登记机关撤销胁迫结婚的规定,也属于立法瑕疵(笔者对此有专门论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量避免用行政机制解决登记婚姻效力,而不是任意扩大范围。
     
      (二) “撤销非真实身结婚登记指导意见”使程序进一步复杂化
     
      根据该指导意见,撤销婚姻登记,还是要先打行政诉讼官司,然后根据法院建议撤销。
     
      这就是说,1.为一个身份是否真实需要打一场行政官司(有的可能需要二审);2.婚姻登记机关仍然需要充当行政被告;3.打完行政官司后民政机关再根据法院建议书撤销婚姻登记。
     
      其复杂不言而喻。问题还不是单纯复杂,而且面临新的法律问题:
     
      对行政诉讼不服的案件(包括没有二审或二审后仍然不服的案件),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后,当事人还能否再行政诉讼?如果当事人行政诉讼,岂不是又要回到法院?如果认为当事人不能对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再提起行政诉讼,其法律根据是什么?
     
      (三)当事人身份登记不真实与婚姻关系是否成立或有效如何区分?
     
      笔者研究婚姻登记身份不真实的原因多达三十多种。包括主观错误与客观错误;当事人造成的错误与公职人员造成的错误(公安机关与民政机关的工作人在办理户籍登记与婚姻登记时疏忽大意造成身份不真实);符合结婚条件与不符合结婚条件的身份不真实;有结婚目的与无结婚为目的身份不真实;不符合结婚条件消失与未消失的身份不真实;等等。
     
      还包括姓名登记中的音形意错误,如将“毕”写成“华”等等。
     
      甚至还包括子女干涉父母再婚或父母干涉子女婚姻,将户籍藏匿,当事人被迫使用假身份结婚等等。
     
      因身份登记不真实需要撤销婚姻登记的,必须是婚姻不成立或婚姻无效的情形。那么,哪些属于此类情形?本质上是对婚姻效力的审查和判断,这是民事诉讼的职能,行政诉讼没有这个功能。
     
      简单地用身份登记真假代替婚姻效力判断,不区分身份登记错误与婚姻效力的关系,必然会扩大无效婚姻范围。
     
      (四)行政诉讼确认身份真假与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之间的关系如何理解?
     
      1.行政诉讼是单纯确认身份真假,还是确认行政行为或婚姻效力?如果单纯确认当事人身份,是否属于行政诉讼的范围或职能?
     
      2.如果行政诉讼直接确认身份登记错误的婚姻登记行为无效或婚姻无效,还是否需要婚姻登记机关再撤销婚姻登记?是否多此一举?
     
      3. 如果行政诉讼只是单纯确认身份真假,民政机关撤销婚姻登记实际上否认了婚姻效力,在没有对婚姻关系进行实质审查或判决的情况下,撤销婚姻登记的根据是否充分?
     
      凡此种种,都大有检讨余地。
     
      总之,正如我早前所说:在行政机制中探索解决婚姻效力问题,是误入“沼泽地”,永远无法找到一条有效路径。今天我要说:在行政机制中探索解决婚姻效力问题,如同探索“用开水养鱼”一样,放弃有效的低成本资源不用,去做一些无为的努力,实在没有价值!
     
      为此,我呼吁:走出婚姻效力行政机制误区,到民事诉讼广阔天地去畅游!
     
      附件:
     
      浙江省民政厅关于印发《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浙民事〔2019〕5号
     
    http://www.zjmz.gov.cn/il.htm?a=si&id=8aaf8015683a7ee801684efc496f004b
     
    各市、县(市、区)民政局:
     
      为依法有效处理因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引发的行政诉讼案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行政效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婚姻登记条例》《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等规定,经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类行政诉讼案件,制定了《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现印发给你们,请遵照执行。
     
      浙江省民政厅
     
      2019年1月7日
     
      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
     
      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
     
      第一条 为依法有效处理因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引发的行政诉讼案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行政效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婚姻登记条例》《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等规定,结合本省实际,制定本指导意见。
     
      第二条 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是指进行结婚登记的一方或双方当事人虚构身份、假冒他人身份导致不符合结婚登记实质要件而办理结婚登记,取得结婚证的行为。
     
      第三条 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为由提起行政诉讼的,且婚姻登记机关已收到人民法院出具的关于建议自行纠正结婚登记的函件,适用本指导意见。
     
      第四条 在收到人民法院出具的关于建议自行纠正婚姻登记的函件后,婚姻登记机关应当依法启动撤销结婚登记程序,按照有关规定,作出撤销涉诉结婚登记行政行为。
     
      婚姻登记机关决定撤销结婚登记的,应将撤销结婚登记决定书(格式见附件)于作出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送达原告,并依法送达其他行政诉讼当事人。
     
      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在决定书送达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将决定书(附送达回执或邮寄底单等)抄送人民法院。
     
      婚姻登记机关在决定书生效后,应及时在“浙江省婚姻登记管理信息系统”中备注说明已撤销情况并在附件中上传决定书。同时,参照《婚姻登记档案管理办法》第九条撤销婚姻类档案的有关规定处理。
     
      第五条 本指导意见所指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包括下列自然人:
     
      (一)被诉婚姻登记行为记载的自然人;
     
      (二)被诉婚姻登记行为记载的自然人死亡的,死亡自然人的近亲属;
     
      (三)被诉婚姻登记行为记载的自然人系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的,该自然人的监护人;
     
      (四)冒用他人身份办理结婚登记的自然人;
     
      (五)被假冒身份的第三方;
     
      (六)其他利害关系人。
     
      第六条 本指导意见由浙江省民政厅负责解释。
     
      第七条 本指导意见自印发之日起施行。法律法规、规章、司法解释有新规定的,从其规定。
     
      附件
     
      ×××民政局
     
      关于撤销×××与×××结婚登记的决定
     
      ×××撤字第×××号
     
      ×××(男/女方,身份证件号:×××),与男(女)方当事人(持“×××”身份证件,号码为:×××),于××××年××月××日共同向×××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办理结婚登记,并取得了结婚证(结婚证证字号:×××)。
     
      ×××于××××年××月××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与×××的结婚登记。
     
      ×××法院于××××年××月××日向本机关出具的《×××函》(×××号)指出:与×××办理结婚登记的另一方当事人系虚构身份或假冒他人身份。
     
      据此,本机关认为,该结婚登记不符合《婚姻法》第五条和第八条规定。根据《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浙江省政府令第348号)第七十三条的规定,本机关决定:
     
      撤销×××婚姻登记机关于××××年××月××日办理的×××与×××的结婚登记(结婚证证字号:×××)。
     
      ×××民政局(印章)
     
      ××××年××月×日
     
      《浙江省民政厅关于印发<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政策解读
     
      一、起草的目的意义有哪些?
     
      为依法有效处理因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引发的行政诉讼案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行政效能,经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出台《浙江省民政厅关于印发<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婚姻登记是一种行政确认行为,本《通知》通过司法程序和行政机关自行纠正程序相结合的方法,对经法院确认的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的行为,按照有关规定,由婚姻登记机关撤销涉诉结婚登记行政行为,是一项方便群众、提高政府效能的创新举措,对于建设法治政府、服务型政府,维护婚姻当事人合法权益,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二、起草《通知》的主要依据有哪些?
     
      《通知》起草主要依据《婚姻法》《行政诉讼法》《婚姻登记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浙江省行政程序办法》(浙江省政府令第348号,2017年1月1日起实施 )等法律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等,针对实际工作中基层和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立足实事求是解决群众实际困难,突出指导性、实用性、可操作性。
     
      三、《通知》的主要内容有哪些?
     
      本《通知》主要内容为《妥善处理因当事人以非真实身
     
      份进行结婚登记案件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共七条,包括目的意义、定义、适用范围、程序、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生效日期、决定书格式等七方面内容。
     
      四、“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是指哪些情形?
     
      《指导意见》第二条规定:“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是指进行结婚登记的一方或双方当事人虚构身份、假冒他人身份导致不符合结婚登记实质要件而办理结婚登记,取得结婚证的行为”。
     
      五、《指导意见》的适用范围有哪些?
     
      《指导意见》第三条明确了同时符合下列两个条件的,婚姻登记机关可以自行撤销结婚登记:一是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为由提起行政诉讼的;二是婚姻登记机关已收到人民法院出具的关于建议自行纠正结婚登记的函件。此条也明确了此类结婚登记案件行政诉讼原告方为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
     
      六、婚姻登记机关自行撤销当事人以非真实身份办理结婚登记案件的具体程序有哪些?
     
      《指导意见》第四条规定了婚姻登记机关自行撤销结婚登记的程序,明确前提是收到人民法院出具的关于建议自行纠正结婚登记的函件;附件中统一规定了撤销结婚登记决定书的格式;同时规定了决定书送达时间、抄送法院、归档程序等具体要求。
     
      七、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指哪些?
     
      《指导意见》第五条明确了当事人及利益关系人包括:(一)被诉婚姻登记行为记载的自然人;(二)被诉婚姻登记行为记载的自然人死亡的,死亡自然人的近亲属;(三)被诉婚姻登记行为记载的自然人系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的,该自然人的监护人;(四)冒用他人身份办理结婚登记的自然人;(五)被假冒身份的第三方;(六)其他利害关系人。
     
      八、《通知》从什么时间开始执行?
     
      《通知》从印发之日即2019年1月10 日起执行。
    【作者简介】

    王礼仁,中国法学会婚姻法研究会理事,曾担任婚姻家庭合议庭审判长十余年。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