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著作权罪与彼罪的界限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侵犯著作权罪;彼罪;销售侵权复制品罪;非法经营罪
    【全文】

      侵犯著作权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侵害他人著作权的犯罪行为。然而,由于本罪中的“发行”包括总发行、批发、零售等活动,与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销售侵权复制品多有混淆,同时又由于与非法经营罪等多有交叉,故有必要对侵犯著作权罪与彼罪的界限进行梳理。
     
      一、相关法律规定
     
      《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 【侵犯著作权罪】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侵犯著作权情形之一,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二)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三)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其制作的录音录像的;(四)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美术作品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9号)第十四条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犯罪,又销售该侵权复制品,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的规定,以侵犯著作权罪定罪处罚。
     
      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犯罪,又销售明知是他人的侵权复制品,构成犯罪的,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第十六条 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而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发票、证明、许可证件,或者提供生产、经营场所或者运输、储存、代理进出口等便利条件、帮助的,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
     
      二、相关司法裁判
     
      1、“”外挂“程序系未获得许可和授权,通过破坏他人合法出版并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的技术保护措施、修改作品数据,从而在游戏中获取不正当利益的作弊程序,非法侵入。”的认定
     
      在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检察院诉董杰、陈珠非法经营二审案中,法院认为:“外挂”违法行为属于非法经营互联网活动。且“外挂”程序系未获得许可和授权,通过破坏他人合法出版并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的技术保护措施、修改作品数据,从而在游戏中获取不正当利益的作弊程序,非法侵入。鉴于“外挂”等行为对国内游戏产业的侵害和对合法经营秩序的危害,2003年12月,新闻出版总署等六部门亦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对“私服”、“外挂”专项治理的通知》明确指出:“私服”、“外挂”违法行为属于非法互联网出版活动,应依法予以严厉打击。“外挂”行为既侵害了著作权人、出版机构以及游戏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又扰乱互联网游戏出版经营的正常秩序。但原审对上诉人董杰、陈珠罚金刑量刑过重,应予纠正。综上,上诉人董杰、陈珠违反法律规定,且无经营主体资格,未经盛大公司许可和授权,非法将外挂软件使用到盛大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游戏程序上,进行有偿性代练,牟取了巨额非法利益,严重侵害了市场管理和公平竞争秩序,构成非法经营罪,且情节特别严重。
     
      2、“第二百一十七条的立法目的,在于打击那些未经著作权或者邻接权人许可而复制,直接侵犯著作权或者邻接权的行为;就像盗窃后销赃一样,复制后发行,通常是此罪的一个后续的不另罚的行为。第二百一十八条的立法目的,则在于打击没有复制,只是单纯销售侵权复制品的间接侵犯著作权或者邻接权的行为。”的认定
     
      在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诉顾然地等人非法经营案中,法院认为:第二百一十七条中的发行虽然涵盖了第二百一十八条中的销售行为,但很明显,第二百一十七条的立法目的,在于打击那些未经著作权或者邻接权人许可而复制,直接侵犯著作权或者邻接权的行为;就像盗窃后销赃一样,复制后发行,通常是此罪的一个后续的不另罚的行为。第二百一十八条的立法目的,则在于打击没有复制,只是单纯销售侵权复制品的间接侵犯著作权或者邻接权的行为。被告人顾然地为了营利,在未取得《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低价购进明知是侵权的音像复制品,然后高价销往国外。这种行为虽然扰乱市场秩序,但在本案中,市场秩序不是受侵害的主要客体,那些著作权人和录音录像制作者的著作权与邻接权,才是我国刑法要保护而被顾然地的行为所侵害的主要客体。对顾然地的行为,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八条规定的销售侵权复制品罪定罪量刑。
     
      3、“以营利为目的,印刷、装订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构成侵犯著作权罪;违反国家规定,装订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出版物构成非法经营罪。”的认定
     
      在马某、王某甲侵犯著作权、非法经营一审案中,法院认为:被告人马某、王某甲以营利为目的,印刷、装订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属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侵犯著作权罪;被告人王某甲还违反国家规定,装订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出版物,属情节严重,其行为又构成非法经营罪。
     
      三、实务思考
     
      1、侵犯著作权罪与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界限
     
      侵犯著作权罪的立法目的,在于打击那些未经著作权或者邻接权人许可而复制,直接侵犯著作权或者邻接权的行为;故侵犯著作权罪中的“发行”虽然包括总发行、批发、零售等活动,但其遏制的是复制后发行的行为。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立法目的,则在于打击没有复制,只是单纯销售侵权复制品的间接侵犯著作权或者邻接权的行为。故两者主要区别在于: ( l) 侵犯著作权罪的主体一般为复制者,而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主体只能是侵权复制品复制者以外的其他自然人或单位;(2 )侵犯著作权罪客观方面表现为复制发行他人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行为,而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无共同犯意和行为而单纯销售他人复制品的行为。
     
      2、侵犯著作权罪与非法经营罪的界限
     
      非法经营罪与侵犯著作权罪有交叉的行为主要有以下两类: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如:以营利为目的印刷、装订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情节特别严重的行为构成侵犯著作权罪,违反国家规定装订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出版物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
    【作者简介】

    黄斌,知识产权律师,华中科技大学法律硕士(知识产权法方向),专利代理人,江西求正沃德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