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千亿矿权案”:公法与私法之探析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理论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摘要】“陕西千亿矿权案” 所涉“合作勘查合同”,从私法的角度分析,是合作勘查合同,且已经生效;从公法之于私法的角度分析,不是探矿权转让合同。因此,“陕西千亿矿权案”,应按照生效的合作勘查合同的法律规定解决合同双方的争议。
    【中文关键字】“陕西千亿矿权案”;公法;私法;探析
    【全文】

      目次
     
      引言:“合作勘查合同”的是与非
     
      一、“合作勘查合同”是合作勘查合同---私法之维
     
      二、“合作勘查合同”是探矿权转让合同---公法之于私法之维
     
      引言:“合作勘查合同”的是与非
     
      “陕西千亿矿权案”沸沸扬扬,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然而,仔细研读该案,其核心和焦点是合作勘查合同的性质认定和效力问题,即案涉“合作勘查合同”是合作勘查合同,还是探矿权转让合同,及其相应的效力状态和责任。
     
      一、“合作勘查合同”是合作勘查合同---私法之维
     
      “合作勘查合同”,是《合同法》分则明文规定的十五类合同之外的合同,是无名合同,即法律上尚未确定一定的名称与规则的合同。因此,案涉合同,应根据《合同法》124条“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合同,适用本法总则的规定,并可以参照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最相类似的规定”,适用法律。而且,该“合作勘查合同”,不违反《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三条“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之规定。因此,其应认定为有效。
     
      二、“合作勘查合同”不是探矿权转让合同---公法之于私法之维
     
      案涉“合作勘查合同”涉及探矿权转让,但是根据《矿产资源发》第三条第三款“勘查、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分别申请、经批准取得探矿权、采矿权,并办理登记;但是,已经依法申请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在划定的矿区范围内为本企业的生产而进行的勘查除外。国家保护探矿权和采矿权不受侵犯,保障矿区和勘查作业区的生产秩序、工作秩序不受影响和破坏”,第四款“从事矿产资源勘查和开采的,必须符合规定的资质条件”; 《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5条“国家对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实行许可证制度。勘查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登记,领取勘查许可证,取得探矿权”,第9条“勘查矿产资源,应当按照国务院关于矿产资源勘查登记管理的规定,办理申请、审批和勘查登记。勘查特定矿种,应当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办理申请、审批和勘查登记”。同时,根据《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5条规定:转让探矿权,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自颁发勘查许可证之日起满2年,或者在勘查作业区内发现可供进一步勘查或者开采的矿产资源;(二)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三)探矿权属无争议;(四)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已经缴纳探矿权使用费、探矿权价款;(五)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另外,《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规定》第37条:各种形式的矿业权转让,转让双方必须向登记管理机关提出申请,经审查批准后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因此,根据《合同法》第四十四条“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之规定,如果认定该案“合作勘查合同”是探矿权转让合同,则经过批准才能生效。由于实际上,没有批准的证据材料,则该合同成立而未生效,合同双方仅存在缔约过失责任问题。 而进一步细究,一方面该“合作勘查合同”的内容是合作勘查的意思表示,另一方面,涉案原告的诉求主要是合同有效下的继续履行等。因此,案涉“合作勘查合同”不是探矿权转让合同。
     
      综上,案涉“合作勘查合同”不是探矿权转让合同,而是合作勘查合同,且已经生效。这样,应按照生效的合作勘查合同的法律规定解决合同双方的争议。
     
      (本文仅是法理探讨,仅供参考研讨)
    【作者简介】

    李建科,男,律师、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