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传真引发的冤案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出处】hhxlawyer.fyfz.cn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一件买卖合同纠纷,因为尾款未支付完毕,为了急于装船发货,买方的朋友帮忙伪造电汇凭证,然后通过传真发送给买方,买方持传真复印件,告知卖方,尾款已经支付。价值2千余万的煤船开往广州港。得知电汇凭证系伪造之后,卖方在天津某区公安机关报案。被告等被抓获羁押在天津某区看守所一年多,法院开庭后,检察院撤回起诉。
    【中文关键字】合同诈骗;伪造金融凭证;撤回起诉
    【全文】

      鲁某等变造金融票证案
     
      公诉机关、被告人和辩护人基本情况及案由
     
      公诉机关:天津市某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鲁某,青岛某商贸公司法人代表
     
      辩护人:北京律师
     
      被告人:陈某,广州某贸易公司总经理
     
      辩护人:胡海雄,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甲,北京某贸易公司总经理
     
      辩护人:北京律师
     
      被告人:黄乙,广州某贸易公司财务主管
     
      辩护人:天津律师
     
      案由:变造金融票证罪
     
      案情简介:
     
      天津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7月1日,被告人鲁某以青岛某商贸公司的名义与天津某商贸公司签订购买5.6万吨大同电煤的合同,合同规定出库前预付货款的75%,装船前根据检验质量结果付清全部货款。2007年7月5日至9日,鲁某委托另一需方广州某煤炭交易中心给天津某商贸公司汇款2000万元,收到货款后天津某商贸公司开始备货装船。此间被告人鲁某未按照合同约定在装船前付清全部货款,天津某商贸公司提出停止装船。2007年7月11日,被告人鲁某经多方筹款未果,遂指使被告人陈某变造一张200万元的银行电汇凭证,并告知天津某商贸公司继续装船。被告人陈某在明知鲁某没有任何资金支付给天津某商贸公司的情况下,按照鲁某的指使找被告人黄甲帮忙变造银行电汇凭证,被告人黄甲遂指使其公司会计黄乙、林某按照鲁某提供的收款方名称、账号、金额等涂改电汇凭证,后由被告人陈某将变造后传真过来的电汇凭证又以传真的方式发给鲁某。天津某商贸公司收到鲁某的电汇凭证后到银行核实,发现是假票,鲁某予以否认并提出明日上午九时到其所住的宾馆再付款结账,双方商定装至48530吨,停装后经测量实际装煤51445吨。第二天早晨天津某商贸公司的负责人赶到宾馆与鲁某结算时,发现鲁某等人未退宾馆已连夜逃离。
     
      本案争议焦点
     
      林某在复印件上变造电汇凭证的行为是否构成变造?
     
      鲁某等被告人使用林某变造后的电汇凭证传真件是否构成犯罪?(在复印件上变造后的电汇凭证原件丢失,控方无法提供原件)。
     
      控辩双方的意见
     
      控方认为:被告人等构成变造金融票证罪
     
      辩方认为:四名被告人全部无罪
     
      (一)、本案是一件买卖合同纠纷引起的民事纠纷,被告人鲁某使用虚假的电汇凭证传真件的行为属于民事上的欺诈行为,不构成犯罪。
     
      1、青岛某商贸公司是经工商注册的合法公司。
     
      2、青岛某商贸公司与天津某商贸公司实际上是买卖合同纠纷,从该合同可以看出,本次交易总金额达2千多万之巨。青岛某公司之所以要出具虚假的电汇凭证,实属被逼无奈之举。其一是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其二按照双方合同约定,青岛某贸易公司已履行了付款义务。然而天津某商贸公司以不发货为要拉。强令青岛某商贸公司必须将200乃元汇出,否则青岛某商贸公司面临承担巨额的仓储费用,此要求实属强人所难。根据合同约定,煤的质量必须柃验合格厉,按照检验报告所确定的等级具体进行结算,最终确定青岛某商贸公司应该支付的款项。也就是说天津某商贸公司要求支付200万没有依据。
     
      3、天津某商贸公司是否有200万元的损失。由于本案双方是买卖合同关系,双方尚未根据煤的质检报告进行实际结算,本案仅仅以虚假电汇凭证的金额确定所谓天津商贸公司的损失,难免过于草率。
     
      4、青岛某商贸公司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青岛商贸公司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因为青岛商贸公司已经与广东某公司签订了另外一份煤炭买卖合同。如果天津某商贸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青岛商贸公司是完全有能力支付天津商贸公司的所谓剩余货款。
     
      (二)、被告人等不构成变造金融票证罪
     
      1、林某所谓变造电汇凭证的细节(询问笔录摘抄)。
     
      侦查人员问:“你把具体情况讲清楚?”
     
      林某答:“我从我放账目、票据的柜子里找出了这张(票号1N093059811)民生银行汇票凭证,然后在公司里使用公司复印件进行了复印,在这张复印的票据上按照黄甲提供的单位名称、金额、账号、日期、银行进行涂改后,按照黄甲提供的传真号传过去了。”
     
      侦查人员问:“你涂改后的那张票据现在还有吗?在哪里”
     
      林某答:“不在了,不知在哪里了。没有了”
     
      侦查人员问:“你是手写涂改,还是使用机打涂改的?”
     
      林某答:“我是手写涂改的。”
     
      2、林某的行为不属于刑法规定的变造行为。
     
      所谓变造,是指行为人在真实、合法的银行结算凭证的基础上或者以真实的银行结算凭证为基本材料,通过剪接、挖补、涂改等手段,对银行结算凭证的主要内容,非法加以改变的行为。票据变造是指无票据记载事项变更权的人,以实施票据行为为目的,对票据上除签章以外的记载事项进行变更,从而使票据权利义务关系内容发生改变的行为。
     
      票据变造的特点:
     
      (1)票据变造的前提,是该票据在变造前须为形式上有效的票据,对欠缺票据形式要件的票据进行增、删、变的,不构成票据变造;
     
      (2)。票据变造必须以改变票据权利义务为内容。如果行为人进行变造的内容只是与票据权利义务无关的记载事项或是变造后不影响票据权利义务内容的,不能视为票据变造;
     
      (3)。票据变造的内容系除签章以外的记载事项;
     
      (4)。票据变造的内容不属于法律禁止变更的记载事项,即变造后的票据仍须为形式上有效的票据。票据变造增记绝对有害记载事项导致票据无效的,则构成票据的毁损而不产生变造的结果;
     
      (5)。票据变造须是无票据变更权人以行使票据权利为目的的票据行为。有变更权人的变更行为发生票据变更的效力,与票据变造不同。变造票据后不再行使票据权利的,因不发生对票据关系人义务增加的后果,也不会因流通而致票据交易受阻,故也不构成票据变造。
     
      票据的变造行为,由以下条件构成:
     
      (1)该行为人是无权对票据事项进行变更的人。按照票据法的规定,只有出票人才有权对所签发的票据的有关记载事项进行变更,而其他人不具有变更票据上记载事项的权利。
     
      (2)变造的票据是依法签发的有效的票据,如果票据本身是无效的票据,也就不会产生票据的变造的效力。
     
      (3)变造的事项是签章或签名以外的其他记载事项。如果是假冒他人的签章,则构成票据的伪造行为。票据被变造后,该票据并不因此而失效,仍是有效的票据。但是,在该票据上签章的人所承担的票据责任是不同的。这是因为票据是文义证券,行使票据权利或承担票据义务,都是根据当事人在票据上的记载事项,并且是以在签章时的记载事项为准。所以,在票据上签章的人要以其在票据上签章时的记载事项来确定其票据责任。那么,对于变造的票据来说,在变造之前签章的人,仅对原记载事项负责。在变造后签章的人,仅对票据被变造后的记载事项负责。如果不能辨认当事人的签章是在变造前作出的,还是在变造后作出的,票据法规定,视同该当事人是在变造前作出的签章,按原记载事项承担票据责任。
     
      对照上述关于变造票据的特点和构成要件,显然林某在民生银行汇票凭证复印件上的涂改行为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变造票据。
     
      3、被告人等的行为不符合变造金融凭证罪的构成要件。
     
      锚点锚点锚点辩护结果
     
      本案经过一审开庭后,天津市某区人民法院裁定同意检察院撤回起诉。
     
      六、办案总结
     
      从本案的侦查过程来看,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认定鲁某等人的罪名是涉嫌票据诈骗罪,后检察机关认定为变造金融票证罪,且此案经检察机关反复退查两次。综观全案卷宗,我没有看到补充侦查所获得的任何新证据,由此观之,此案的定性有疑点不能排除,侦查机关且有超期羁押的嫌疑。
     
      尤为应引起注意的是变造金融票证罪是行为犯,且全部变造行为都在广州完成,也就是天津法院及其检察、公安机关对本案均无管辖权。当地办案机关难逃地方保护之嫌。
     
      更令人奇怪的是本案真正涂改、制作虚伪电汇凭证的是案外人林某(并非无法到案),为何林某没有被起诉?难道仅仅是因林某怀孕就不予追究?还是侦查机关抓人太多,自知理亏?
     
      本案的关键证据之一,林某制作的假电汇凭证原件,控方并没有提取到,当然更无法当庭向法庭出示。
     
      被告人被释放的时候,正是春节临近的日子,异地关押达一年之久,四名被告人踏上归途,得以重见天日,家人团聚,作为辩护人也是喜出望外。
     
      七、庭审花絮
     
      本案开庭之日正是隆冬时节,四名被告的辩护律师有五名,三名北京律师,一名天津本地律师,我是唯一一位来自南国的律师。
     
      我提前赶往天津,早早在法庭等候开庭,依旧是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不久,庭审法官告知我可以进入法庭,匆匆放下未吃完的早点,进入法庭。这是一个大法庭,我欲前往辩护席就座,遭到法官阻止。法官告知我在旁听席第一排就座,原因是位置有限,辩护席只能坐两人,而办案有五位辩护律师。执业十年,我是头次听说辩护人只能坐旁听席。我当即表示反对,要求增加坐席。我欲将被告席一旁的座椅搬到辩护席,又遭遇法警的制止。后来。我才弄清这是法警的座椅,不能搬动。无奈之下,我又去寻找座椅。勉强在辩护席插入了一张凳子。后来两位律师当然只能屈就,端坐旁听席。庭审时,难免出现滑稽场面,被告人只能侧身回头回答律师的询问。
     
      刚刚坐定,法官又告知我们,希望律师在庭询时能简单一点,不然庭审半天可能搞不完,否则只能另外择期。我听此话颇感意外,我是唯一的外地律师,不远千里而来,难道还要再次奔波?定罪量刑,事关重大,况且本案疑点众多,罪与非罪也颇有争议,半天就搞定,是否太过轻率?我与身旁的律师小声议论。
     
      果然,庭审中全部律师都作无罪辩护。庭审一直进行到下午一点才结束。庭审辩论意见完毕,旁听席不由自主地鼓掌欢迎,法官说:“你们是要起哄啊!”
     
      走出法院大门,寒风凛凛,一位被告人的亲属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说:“你的口才太好了!”
     
      “今天的座位我还是争来的!”我回答。
     
      庭审效果是不错的,当然最终结果如何律师是无法控制的。
    【作者简介】
    胡海雄,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研究生学历、法律硕士、华南师范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兼职硕士生导师,亚太法协一带一路常设委员会委员;广州、佛山、惠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