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煽动被重判的政治家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国际刑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国际法;前南斯拉夫;政治领导人;舍舍利
    【全文】

      4月11日,国际刑事法庭机制(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两个国际刑事法庭的后续机构)在海牙宣布塞尔维亚政治家沃伊斯拉夫·舍舍利犯有反人类罪,判处10年监禁。舍舍利已经被拘留了接近12年,因此他不需要服刑。
     
      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简称前南法庭)共审判了11个政治领导人,舍舍利是特殊的一个。克罗地亚和波黑战争期间,舍舍利是塞尔维亚激进党主席、塞尔维亚议员。这期间,他没有在国家机关中担任过高级领导职务。舍舍利被提起诉讼并非他职务上的领导责任,而是他的个人责任。(《前南法庭对政治领导人的责任认定》)
     
      2003年,舍舍利被前南法庭指控。不久,他向法庭自首。舍舍利使用各种手段不接受甚至阻扰法庭的审判。他的审判时间长达15年。舍舍利曾经绝食,他的同事们也纷纷帮助他。激进党成员佩塔尔·约伊奇(Petar Jojic)等三人涉嫌威胁、恐吓或贿赂证人,被指控藐视法庭。塞尔维亚法院裁决该国有义务移交战犯,没有义务移交藐视法庭等轻罪犯。这件事依然是一件悬案。
     
      2013年,法庭丹麦籍审案法官弗雷德里克·哈霍夫在朋友圈发了一封邮件,后来被上网公开。在这封信中,哈霍夫指责法庭从戈托维纳案开始对军事领导人进行了一系列轻判,而这一切是美国和以色列通过美国籍法庭主席(西奥多·梅龙)实施的。这封信引发了轩然大波。
     
      舍舍利要求免除哈霍夫审理他的案件的资格。主席梅龙回避,副主席指定了一个三人合议庭裁决此事。合议庭认为哈霍夫的“重判”思想可能对舍舍利不公。他的声明中关于专业和法律两难的说法,让合议庭觉得他不能正确地应用法律。从而,合议庭支持舍舍利的要求。
     
      2014年,前南法庭鉴于舍舍利得了癌症,健康情况恶化,在收到塞尔维亚政府保证和荷兰政府同意的情况下,决定给予他有条件的假释。这些条件包括不得影响证人和受害者,应法庭的要求随叫随到。舍舍利回到塞尔维亚继续保持高调,发表一些民族主义言论,引起克罗地亚等国家的抗议。检察官要求撤销假释决定,审判庭拒绝,但是上诉庭支持。舍舍利拒不返回海牙,塞尔维亚政府以他的健康为由拖延。
     
      2016年3月,前南法庭一审判决舍舍利无罪。接着,舍舍利参加了塞尔维亚大选。激进党重新进入了议会,他当选议员。他以前的手下武契奇如日中天,舍舍利带领激进党充当反对党角色,作用有限。回到塞尔维亚后,舍舍利再也没回到海牙,包括在二审期间。
     
      舍舍利被指控的主要罪状有两个:第一,招募新兵和组织准军事组织;第二,发表煽动性的民族主义言论。关于第一点,一审审判庭已经认定:新兵加入军队后与舍舍利没有关系了;他不是准军事组织的领导和上级。关于第二点,审判庭认为舍舍利的“大塞尔维亚”等言论具有民族主义性质,目的是推动战争,不是犯罪,而且与损害结果之间没有直接关系。
     
      二审期间最主要的争议仍是舍舍利的言论。上诉庭认为舍舍利的言论,例如“血流成河”、“清洗德里纳河左岸”已经是煽动犯罪。但是它同时认为,这些言论与犯罪行为有时间差,没有证据表明二者有因果关系。(《上诉审判总结》第29段)
     
      唯独在伏伊伏丁那的赫尔特科夫茨(Hrtkovci),舍舍利的言论直接影响了随后的种族清洗。上诉庭认为舍舍利犯有反人类罪当中的(1)唆使迫害、驱逐和其它非人道行为;(2)迫害。舍舍利因为一个地方的言论被判10年,可谓重判。当然有些人认为舍舍利在其它地方也犯罪了。关期抵刑期,实报实销。这是一个折中和妥协的判决。
     
      卢旺达前总理卡姆班达犯有特别严重的种族灭绝罪,被判处终生监禁。其中的一个罪行是发表煽动性演讲。不过,他的主要罪行是领导责任。舍舍利是纯粹因为发表煽动言论被重判的政治家,而且他的行为不是职务行为。这验证了我说过的话:法庭通过一系列判例,惩治了犯罪,警示政治领导人在国际和国内战争中遵守法律、尊重生命。同时,也丰富了国际刑法理论。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