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扎克伯格在国会不愿回答的一个问题谈“公民个人信息保护”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侵权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法学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扎克伯格;个人信息;知识产权
    【全文】

      2018年4月10日“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作证,被怼了一个略难回答的问题,参议员Dick Durbin询问小扎能不能告诉他昨晚住在哪家酒店,小扎很羞涩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是很犹豫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难道参议员很喜欢八卦?偌大的国会中,参议员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八卦小扎的私生活吧。虽然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总会有玄机,换做一般人,或许会“坦诚”的回答,毕竟在国会作证,不如实回答不知道会不会有不良的后果。
     
      但结果是小扎拒绝透露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背后,是表明了个人如何对待自己的“隐私权”,作为小扎个人对自己的“隐私权”如果都不愿保护或不重视保护的话,相信很多人很难相信小扎缔造的脸书也能够坚实的保护一般大众的隐私,因为企业创始人的价值观是融入到企业价值文化中的。
     
      说这个问题,就是想来反思另外一个问题,在国内存有利用个人身份信息的黑灰产业链条,一些黑灰平台大量收购个人身份、账号信息等,一般三、四十元或者一桶色拉油即可轻而易举的从权利人那里换取公民的个人信息。而这些个人信息往往会被用来注册各种账号、手机号、银行卡,进而从事不正当甚至是违法犯罪活动,那么该如何评价这其中涉及各方主体的责任呢?
     
      小扎国会作证刚结束,围绕这个问题,2018年4月13日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在南京审计大学举办了一场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研究”为主题的研讨会,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宽领域的讨论。有法理、宪法、民法、刑法各方专家,也有法检一线实务人员共同参会。笔者有幸参与讨论,其中也引发了一些对公民个人信息究竟该如何保护的思考。
     
      1.公民个人信息是隐私权的必然组成部分。公民个人信息的内涵和外延虽然还有争议,但对于身份信息、财产信息、行踪轨迹等构成公民个人信息已经毫无疑义,这些信息已经构成了个人生存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属于个人隐私重要组成(当然利用隐私做卖点的除外), 一旦被泄露会造成个人生存不安全感。譬如人肉搜索、“徐玉玉案”等已经给我们太多的思考。
     
      2.公民个人信息是互联网大数据企业生存发展的关键。为何在中国可以诞生世界级互联网大数据公司,相信很多人都会说有马总们等一批优秀企业家引领,但很多人也坚信中国庞大的消费人群基数为互联网大数据经济提供了坚实的生存发展基础(就像作者鼓励生二胎的理由之一,是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但又是为何无数消费群体可以放心大胆的在网络平台上和曾未谋面的陌生人进行交易,这应该源于交易平台所缔造的诚信体系,互联网经济再庞大,有一点与传统经济永远是一致的,那就是诚信。
     
      如果没有了诚信,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会瞬间坍塌,目前来看互联网公司每次遭遇重大危机多是诚信危机(资本危机也很多)。所以每一家的互联网企业都应全力维护诚信体系。而这种诚信是多元,店家要真实、货物要真实、买家要真实等等,虽然是在网络上,人们互相看不到,但这一切都要真实(区块链就是运用技术保证真实性),在此意义上在网络每个用户的真实性就很重要,所以对于互联网大数据企业而言,公民个人信息的真实性是保证其自身能够长远生存发展的关键所在。
     
      3.公民个人信息是社会信用的基础。公民个人信息内容广泛,个人在经济社会中生活各方面都被记载其个人的名下,其中的诚信与不诚信将被如实记录,并在贷款、买房、坐高铁等各种活动中信用都逐渐展现了作用,个人信息是信用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可以说信用本身就是个人信息。
     
      个人信用构成整个社会信用的基础,社会各种组织也依赖于个人开展活动。个人信息为主要内容构建了整个社会信用运作的基础。个人依赖于信用从社会获得资源,而社会依赖于信用评价开展与个人的行为。
     
      从上述不同群体或侧面,会对公民个人信息有不同的价值侧面倾向,导致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权利属性也有不同的侧面。公民个人信息是个人隐私权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人(身)格权的个人法益的私权属性;公民个人信息又是社会信用的基础,构成超个人法益,具有集体权利的侧面,甚至可能上升为国家法益。
     
      而在互联网大数据经济中,公民个人信息则还会构成具有商业价值的“生产资料”。从不同维度看,公民个人信息具有不同法益属性。由于不同维度的价值同时存在,就会存在相爱相杀的情况,会存在三个痛点。
     
      痛点一:公民个人信息究竟是人(身)格权还是财产权。法律目前没给出回答,从实际存在的情况而言,笔者认为两者兼有之。
     
      痛点二:公民个人信息究竟是个人法益还是超个人法益,法律目前没有答案。但从目前的事实来看,也肯定早已超出单纯的个人法益,构成了超个人法益,小扎国会作证已充分证明。实务中出现的问题是不同侧面属性间发生矛盾该如何处理,如人格权和财产权、个人法益与超个人法益之间或相互间存在矛盾,该如何取舍抉择?
     
      痛点三:单个少量公民个人信息与海量级公民个人信息间性质渐变如何处理。
     
      上述三个痛点,目前理论、立法都没有给出答案,从实际解决问题的进路而言,可以借鉴知识产权相关制度设计,特别是著作权及其邻接权的权利属性,其中既有涉及人(身)格权也有财产权的多种权利,还有不同主体不同权利,以突显公民个人信息权复合属性,如此充分保障各个主体的权利价值。任何一方行使自己的权利都不得侵犯他方权利,不得侵犯国家、公共或第三方利益,同时保障制度设计效力必须赋予惩戒机制,构建民事、行政、刑事处罚立体递进体系。
     
      最后总结一句话,公民个人信息保护法律机制的本质应该是不同群体权利冲突的解决机制。
    【作者简介】
    周朝阳,南京市雨花台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