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息借款,不能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对象?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未约定利息的借款,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对象。因此辩护律师可以从此角度入手,在阅卷时不仅仅要核实出借人和借款人的社会关系,集资人的宣传手段等,还需要重点核实借款人是否对外有保本付息的承诺,从而达到精细化有效辩护的目的。
    【中文关键字】非法集资;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全文】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批准,以公开宣传的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本罪的犯罪客体是国家金融管理秩序,犯罪对象是“公众存款”。何谓存款,在非法集资犯罪这一特定语境中,存款的一个重要特点,即保本付息。
     
      在这类案件中,比较常见的无罪辩点,是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构成出发,比如指出辩护人能指出行为人以公开宣传方式散布集资需求,或者其面向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证据不足,或者指出行为人并未承诺保本付息而是明确由投资人自担风险等。
     
      但是在民间借贷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由于借贷和投资有着本质的不同,民间借贷本身必须是保本,而且往往会约定高息,导致在该类案件中,辩护律师多数情况只能从宣传手段和借款对象是否特定这两个角度入手寻找无罪辩护的切入点。而从控方角度而言,检察院在架构入罪证据体系的过程中,也会重点从这两个角度出发进行举证,用以证明行为人以公开宣传手段向不特定对象借款。
     
      未约定利息的借款,不能算作“公众存款”
     
      但是,在某些案件中,很多辩护律师也会从借款未约定利息而不构成存款,并未侵犯相关法益的角度为当事人做无罪或罪轻辩护,其中不乏成功案例。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对象,是“公众之存款”,而存款的重要属性,不仅仅是“保本”,还有“付息”。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0〕18号)中第一条所提关于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四个条件之三:“(三)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可以看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构成要件中的保本承诺,还必须包括给付利息,而在司法实践中,此种利息往往是高息。
     
      从生活经验角度而言,民间借贷发生时,借贷双方未约定利息,即无息借贷的情况经常发生,而根据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期内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借贷双方如果在借款时没有约定利息,借款人就没有给付利息的义务。
     
      而如果没有没有约定利息,相关的借款就并没有“存款”的性质,这些款项就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对象,也就没有侵犯相关法益,即我国的金融管理秩序。
     
      而在司法实务中,侦查机关、检察院和法院在办理类似案件时,也会对相关借款是否有利息的问题进行核实或扣除,甚至判定集资人、借款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参考无罪判例:
     
      徐某甲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
     
      案号:
     
      (2015)沭刑初字第0487号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因为向多数人借款,数额巨大,集资人被指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件。
     
      基本事实:
     
      检察院指控:2010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徐某甲多次经他人介绍,以高息为诱向张某甲三次非法吸收存款136万元、向王某非法吸收存款3.9万元、向章某甲非法吸收存款10万元、向沃某甲非法吸收存款20万元、向刘某甲非法吸收存款50万元、向耿某甲非法吸收存款95万元、向李某甲非法吸收存款54万元,共计314万元。
     
      辩护意见:
     
      徐某甲已归还张某甲100万元,张某甲辩解该100万元系归还双方之前的借款,但不能提供曾借该款给徐某甲的证据,不应采信;
     
      徐某甲向章某甲借款时双方未约定利息,此后支付的2万余元利息属补偿性质,不能改变当时合法的民间借款性质;
     
      向沃某甲出具的20万元借据属于公司的债务承担,借据上载明利息系因原债务人承诺给予利息回报;
     
      刘某甲在民事诉讼过程中称借款系现金交付,但在侦查机关又称系部分现金交付、部分银行转账交付、但却无法提供银行转账记录,该款的实际出借人是张某丙,且根据张某丙陈述,双方的借款并无利息;
     
      向耿某甲借款100万元没有利息,仅凭耿某甲陈述月息五分及银行汇款凭证以及司某的证言,不能认定该笔借款存在利息;
     
      向李某甲的借款,已经过民事判决并生效,属于合法的民间借贷,不应再另行作为刑事犯罪处理;
     
      张某甲、王某借款的实际出借人均是张某甲,章某甲与徐某甲系业务合作关系,上述人员不符合社会公众的特征;
     
      涉案借款即使存在利息,也均未超过三分,符合法律规定,不属于以“高息”为诱。综上,被告人徐某甲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法院认定:
     
      关于向李某甲高息借款54万元、王某高息借款3.9万元、向张某甲高息借款136万元。被告单位华某公司、被告人徐某甲及其辩护人对上述高息借款的金额均无异议。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或承诺履行的义务与吸收公众存款性质相同的活动,其保护的法益是国家金融秩序。而本案被告人徐某甲仅向上述三人高息借款,且被告人徐某甲与李某甲、张某甲素有经济交往,借款对象相对固定,借款人数尚未达到社会公众的范畴,其借款行为亦未达到扰乱国家金融管理秩序的程度,即不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特征,因此,被告单位江苏华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徐某甲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对本案结果的评析
     
      关于本案,表面上,法院是以借款对象仅有3人,借款人数没有达到社会公众的范畴,借款行为没有达到扰乱构架金融管理秩序的程度,而判断徐某甲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但是本案中,检察院指控的借款人数至少是7人,同时提交了接近10份左右的证人证言以证明被告人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借款。但是,最终被法院认定的只有3名借款人,本质上,辩护人采用的是从犯罪对象并不构成的角度进行辩护,即证明相关的借款并不是“存款”,导致集资参与人人数不符合进而达成无罪辩护的成功目的。
     
      辩护人的辩护策略:未约定利息的借款不是犯罪对象
     
      本案中,辩护人的目标是证明被告人无罪,但是其采用的方式,并没有从被告人是否采用公开宣传方式和是否针对不特定对象借款和集资的问题上,而是通过对出借人的证言证言的一项项质证,将大部分的出借人所提供的借条、借据、银行流水等从刑事诉讼证据三性(客观性、真实性、合法性)角度进行质证,证明大部分的借款,双方并没有约定利息,某些即便约定了利息,也并不是“高息”,情节并不恶劣,进而促使法官不采信大部分公诉人提交的证人证言,从而达到无罪辩护目的。
     
      本案给我们启示还有一点,在实务中,很多辩护律师会选择求全式辩护,既想证明被告人没有使用公开方式宣传,没有放任借款信息“口口相传”,也想证明被告人没有面向不特定对象借款,从而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证明被告人和被害人、出借人的私人关系上,此种证明难度相当大,效果往往也并不理想。而如果能通过仔细阅卷,寻找案件的核心证据薄弱点,往往能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只是本案中有一点存疑,即对于存款的定性,并不存在“高息”与“低息”之区分,只存在“有”和“无”之区分,此问题日后详述。
     
      关于无息借款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犯罪对象的其他案例
     
      比如在浙江许生南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中,案号(2015)绍诸刑初字第11号,法院认定,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向许奎苗借款75万元、向楼培林借款50万元,向何国南借款110万元,该三笔借款因双方未约定利息,故本院不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认定。
     
      本案中,法院对于未约定利息的借款,将其不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
     
      另外还有多个案例,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相关非法集资数额并没有约定利息,不能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集资诈骗罪的对象的观点,法官都会对此问题相关证据的真实性进行核实,说明此种观点基本收到相关法官的认可:
     
      如在江苏姬爱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中,(2017)苏1302刑初443号,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所借30万元是其母亲借款,40万元是其本人借款,均未约定利息,不宜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经查,公安机关经核实,出具与马某的通话记录一份,马某证实其之前称“没有利息”,意思是姬爱华允诺给其利息,但是时间不长姬爱华的公司就不行了,其也就不要利息了。姬爱华当时确实允诺给其千分之一每天的利息。经与被告人姬爱华质证,其亦予认可。故对辩护人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
     
      另外还有浙江杜益敏集资诈骗案,(2007)丽中刑初字第35号,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向吕天喜借款1000万元,未约定利息,不能算作集资诈骗罪的犯罪数额(集资诈骗罪的犯罪对象也是公众存款),法院对此问题进行了专门查证,认定被告人向吕天喜借款1000万元虽然在借条上未约定利息,但双方在口头上均有约定,月利率为3%。
     
      因此,由以上案例和相关法律法规可以看出,未约定利息的借款,不能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对象,因此辩护律师可以从此角度入手,在阅卷时不仅仅要核实出借人和借款人的社会关系,集资人的宣传手段等,还需要重点核实借款人是否对外有保本付息的承诺,从而达到精细化有效辩护的目的。
    【作者简介】
    曾杰,广强律师事务所·金牙大状刑事律师团队(金牙大状律师网)金融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