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纠纷之深层次成因及中国的选择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理论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本文重点讨论中美贸易纠纷之深层次成因及提出相应建议。表面上看,中美贸易纠纷源于中对美贸易之顺差。其真实目的,却是美国欲藉贸易战从而遏制中国正常经贸、科技发展。笔者在北美读书、工作、经商20余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笔者在美国,目睹及深明美国逼日本签定《广场协议》(Plaza Accord) 之来龙去脉及目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处处模仿前总统隆纳·威尔逊·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故此特朗普发起此次中美贸易纠纷并非无因。上世纪八十年代尾,笔者曾与一班友人,曾打算组团到纽约,接做唐纳德·特朗普企业名下酒店之装修工程,后来决定取消,因在纽约调查所知,此人名声不佳,不易交往。擒贼先擒王,掌握和了解特朗普之出身背景是必要的。基于笔者亲身经验及观察,认为中国必须要打此仗,且要打痛美国之政客,需要明了中对美贸易顺差之深层次成因及美方之真正目的。更要掌握西方鹰派谈判之特点及特朗普之成长背景。笔者提出之建议是:淮备打长久战、要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底气、要对美国政客「直对直、粗暴对粗暴」、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掌握了解特朗普之出身背景、要同时打舆论战以建立中国的软实力。
    美国真正要公平解决中美贸易纠纷,美国人真正要做的,是要解决:工资过高、工会权力过大、工人工作达度差劣、先洗未来钱而过度消费及容许出口高科技至中国。美国政府要知道,限制出口高科技至中国,及遏制中国高科技发展,只会更激厉中国发奋图强,没有什么东西,中国人造不出来的,空间太空站就是明证,当年美国政府不是禁制中国人参与吗?现在又如何?问题是美国政客能知错而改吗?成数不高。故此,14亿中国人作好长期战斗心态吧,胜利了,就解决了台湾问题,亦抚平了周边国家那种「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之心态。
    【中文关键字】中美贸易战;习近平特朗普;雷根;《广场协议》关税;越南战争
    【全文】

      笔者在北美读书、工作、经商20余年,与美国、加拿大上、中、下各阶层人士,交往积累了一些经验,并非只局限于校园而已。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笔者认为主要是:美国人工资过高、工会权力过大、工人工作达度差劣、美国人先洗未来钱而过度消费及禁制出口高科技至中国;这在下面各节有所分柝。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尾,笔者曾与一班友人,曾打算组团到纽约,接做唐纳德。特朗普企业名下酒店之装修工程,友人曾到纽约调查,得知此人名声不佳,不易交往,最终决定取消。为遏止中国复兴,中美贸易纠纷迟早分发生,笔者认为中国必须要打此仗,且要集中火力专打美国农业、飞机汽车制造、页岩气、稀土军工及股票市场,藉此打痛狂妄自大之美国政客,笔者之建议是:淮备打长久战、要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底气、要对美国政客「直对直、粗暴对粗暴」、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掌握了解特朗普之出身背景、要同时打舆论战以趁机建立中国的软实力。
     
      一、淮备打长久战
     
      自从越南战争失败(1975年)以来,美国就害怕打长久消耗战。主要原因是,战争是烧钱行为,影响民生,虽然武器消耗,要重新装配制造,可提供工作机会,但毕竟分薄了社会资源。且看美国国内严重落后之基础及机场设施,则可知一二。但最严重的就是,当国外战场失利,「装屍袋」源源不绝运回国时,民意必随之而变,社会示威动荡不绝。在越战期间,笔者就读之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之一个实验室,因与美国陆军合作研制新型武器,而被学生用炸弹炸毁了。当年寸任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因抵受不住无处不在的反战抗议及舆论攻击,最终在—个公开演讲中(1968年3舟31日),宣布不再竞选连任,更语带哽咽声,要求与北越政府和谈,使美军能体面地离开南越。从此以后,美国再不敢打一个长久消耗战,只求用高科技武器,速战速决。说了这么多,就是要指出,与美国政容打贸易战,不要求速成,要有耐性,用拖字诀;中国人刻苦耐劳,且同仇敌忾,美国人享受惯了,吃不得苦,且对政客多不信任,长斗下去,美国政客必失尽民心。在「斗争」期间,要集中火力专打个别行业,诸如美国农业、飞机汽车制造、页岩气、稀土军工及股票市场等。「装屍袋」多了,美国民众自必会看清美国政客的真正面貌。
     
      1975年4月30日,原南越首府西贡陷落,人们乘直升机撤离,因人机太多,先到之直升机被推落海,以让位给后来者;绝望的人试图逃跑时,更出现了混乱的场景。美国政客应以史为镜,无端挑起战争,包括贸易战争,必会严重伤及自身。[1]
     
      为什么要专打美国农业、飞机汽车制造、页岩气油、稀土军工及股票市场?美国农业、飞机汽车制造严重依赖中国市场,论者拯多,在此不再阐述。页岩气油革命使美国成为油气输出国,而中国市场正是其重奌输出目的国,打击它,必使其痛不欲生;更重要的是,打击美国页岩气企业,必会得到沙地阿拉伯、俄罗斯的支持,石油人民币可乘机向前大走一步。稀土是「金属味精」,高科技武器无它不行,美国虽有小矿,但不多,且开发需时,对其禁运,应可伤其筋骨。美国华尔亍股票市场,连续9年处于高水位,更严重的是,美国人不重储畜,先洗未来钱,且大量投机于股票;有专家预言,2019年将是华尔亍股市倒塌之年。故要打贸易战,就要打其要害之处。
     
      与美国打长期贸易战,有什么结果呢?香港学者陈文鸿在今天(4月10日)发表了一篇评论,他认为:只要「中国依赖一带一路建设开展的新市场和贸易伙伴,加上欧洲、东盟未必跟随美国,当可把与美贸易大部分替代,还可加快扩大与美国以外的经济连接,反过来孤立美国」,「打持久战,中国可立于不败之地」及「只要中国领导层不被美国迷惑,反可借机加快建立非美国的经济贸易金融体系」。可谓英雄所见略同,今转录如下:[2]
     
      中美之争以贸易战来开始,特朗普有两个选择:
     
      一是你来我往,把贸易制裁的清单不断加码扩大,最终变成贸易与经济金融的全面开战,变成像美国制裁伊朗那样,也回复中共建国之后的围堵与制裁。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依赖一带一路建设开展的新市场和贸易伙伴,加上欧洲、东盟未必跟随美国,当可把与美贸易大部分替代,还可加快扩大与美国以外的经济连接,反过来孤立美国。美国的损失不单是进口成本大增,短期内也找不到替代中国的进口产品,而美国的农产品和天然气等亦失去中国庞大的市场,美国经济将面对出口下挫、进口减少的双重打击,也会触发国际对美国国债、美元失去信心。若美国股市大跌、美元贬值、美债利息急升,将牵一发动全身。中国经济对美国依赖少,增长动力多元化,还可封锁金融市场来应对金融冲击,打持久战,中国可立于不败之地。
     
      二是特朗普在中国坚持不屈下没法可施,迫于国内受损害利益集团的压力,可能便一下子变脸,暂时收兵,图谋再起攻击,中美全面经贸金融之战可暂缓,国际经济受冲击可暂解。而只要中国领导层不被美国迷惑,反可借机加快建立非美国的经济贸易金融体系,一带一路会推动国际经济多元化发展,摆脱美国和美元的操控,也可有时间整顿国内,消除过往亲美造成的制度、政策和文化偏差,重建中国永续的体制。
     
      对中国来说,第二个选择是最佳,也可能是历史的必然。
     
      二、要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底气
     
      美国制造业要回归本土非不愿,实不能,最终原因是美国工人之质素及态度。试想想,
     
      世界上第一辆用生产线装配量产的汽车,是由美国的福特汽车厂于1908年生产,由此可知美国汽车制造业历史的悠久及根基的雄厚。然而,美国国内汽车销售市场,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慢慢被外国品牌所侵蚀。最大原因是,品牌质量差劣,性能不可靠。相对而言,产自日本的汽车,性能可靠优越,比美国车不可同日而语,更不用说德国进口车了。上世纪70年代中,我有一位友人,买了一辆新车,两周不够,发动机就在高速公路行驶时掉了下来。什么原因,且看笔者工厂一位兼职工人如何说,他原是美国通用汽车厂加拿大分厂的工人,每天的责任就是将发动机放在发动机舱架上,并扭紧4粒螺帽。然而一天,他突然告知笔者,他那天太闷了,只扭了3螺帽,还笑着说,要看看会有什么结果。问题是,北美汽车厂是有工会的,故他的时薪极高,约为每小时20余加元,这是当肘笔者工厂熟练大工的两倍余。这事虽发生在加拿大,但美国情况如出一辙,可能更为恶劣。工资高而达度差,更处处受制于工会,正是当时美国企业要将制造部份搬离美国,而只留设计、科研、测试、销售于本土之主因,是利之所至,是自愿性的,更是看中中国宠大之市场。特朗普团队奢言,中国由30年前之GPD不足1万亿美元至今之12万亿美元,及有6万余间美国企业搬移到中国,是中国不守既定规则之故,这正是一派胡言。其实,不守规则正是此等政客;用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正是现今美国政客惯用手段。美国政府实施《台湾旅行法》,违反当初遵守《一中原则》之承诺,而今次又违反承诺,单边根据美国301条款调查结果启动关税惩罚措施,而不依循WTO协商机制,更是另一明证。
     
      以笔者之经验而言,一套上佳之红木家俬,在加拿大多伦多,上世纪80年代中,要买2万加元余一套,到本世纪中,同样但产自中国大陆之红木家俬却只买4千余元。降幅可谓大矣,在美国亦复如是,自由贸易确实造福了北美民众。美国更需要中国进口商品,因为他们根本造不出性价比如此高之货物。「中国更有求于美国的看法」[3]是严重错误的。就笔者在内地管理项目接近20年之经验观察所得,中国大陆企业质控日趋严谨,产品质量日趋优良,有美国制造工程师亦有相同结论:
     
      ……也是特朗普政府一直指责的中国保护知识产权不力的情况,有人发表了不同意见。彼得是一名制造业工程师,他说自己的公司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中国和墨西哥都有工厂,而三者相比,中国工厂生产的产品在质量检查中显示总是最好的。“我个人也一直与一些中国公司有商业往来,我的经验是中国生产的产品是非常棒的,我对中国人民所取得的成就也有很强的敬意。” [4]
     
      故此,与特朗普团队谈判要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底气。不要被他们分开货物类种而谈,则只谈高科技部份,而不谈如红木家类的低科技产品,及如萍果手机类部件产自美国但在中国组装之产品。要谈就谈全部,不能不谈对美国有利之部份。特朗普不是口口声声要取回前几任总统任期时失去的逆差乎,那就由全部进口产品均分此25%之关税。如500亿美元课税货物之关税是125亿美元关税,不应只由高科技课税货物负担,而应由5000亿美元(注:美国之说法) 进口货物共同分担。
     
      美国常以能创新自傲于世,然而在立国之初,亦是以窃取欧洲技术而出名。美国中小学教育是失败的,在一些国际科学数学比赛中,美国中小学学生的成绩都不佳。美国人才走两极端,要不是最佳就是极差。故此,美国需要招收大量科技人才以填补此缺口。二次大战后美国环境相对安定富裕,故有大量人才涌至美国,就读就业,使美国科技得以腾飞。
     
      上世纪80年代中,有美国国会议员,发现美国各大学之研究生5成以上,都是中国人及印度人,故要立法制止纠正。其后得美国各大科技企业主管告知,才明白并非美国大学不愿招收美国本土学生,而是美国青年不愿修读硕士、博士学位课程。他们认为取得学士学位后,到企业出任营销员钱途前景,较取得硕士、博士学位后,在大学任教或在企业做科研,更为出色之故。而反观中国教育体系,每年从此体系岀来的大学、大专华业生,就有2千余万,则与加拿大总人口相若,如其中一半是工程、科学人才,人数就有千余万,不可谓不惊人。就笔者所接触到的内地青年工程师,理论、数学的基本功都异常扎实。故特朗普团队,应到中国多做调研,一味蛮干,只会自撞南墙。
     
      中国人做事细心周详,数学、理论基础好,这正是解释技术疑难所必需,更是创新过程中,技术优化(optimization)、扩大化(scaling-up),以及数学理论模型创造应用之基石。美国有两个硅谷,一在三藩市附近,另一个在波士顿。就笔者所知,上世纪八十年代,波士顿很多软件公司,半数以上之程式工程师都是中国裔。所以,华人对美国之科技发展可谓贡献良多。特朗普团队说中国人不懂科研,要窃取美国技术,才能发展中国智造2025,可谓不知天高地厚,希望在美之华人,能知耻近乎勇,回国报効祖国。其实讲到偷窃,正正是美国白人抢掠了殷地安人之土地,并进行了种族灭绝,而殷地安人正是我们的同胞。特朗普口口声声,美国在对中国人贸易上,没有得到公平对待。其实真正没有得到公平对待的,正是我们的同胞,殷地安人。
     
      三、要对美国政客「直对直、粗暴对粗暴」
     
      我们中国人讲求对人内歛谦虚,但与西方人,特别是与美国人交往谈判,言谈内歛谦虚,却被认为是无能胆寒。故此,对美国政客得用「直对直、粗暴对粗暴」。笔者在美国初出道时,随公司同事与美国商家谈判,每次开始时,对手都故意提高声调,装腔作势,笔者来自挪威的老板,亦复如是回应,对方却即时后缩,客气多了。对美国之政客,如特朗普及其鹰派团队,无论在谈判及发布声明,得用「直对直、粗暴对粗暴」。否则,他们就以为我们怕了,麻烦就会不停而来。之所以如此,因为此等政客多出生于二战之后,正是美国国力登峯之期,很多国家都屈服于其淫威之下,彼等不但对有色人种,不尊重,对欧洲白人亦复如是。
     
      政客颐指气使,习惯成自然,却不知自我检讨,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经常指摘他国网络侵权。殊不知,美国才是最大侵权者。震惊中外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职员,爱德华·约瑟夫·史诺登(Edward Joseph Snowden),于2013年6月在香港披露关于棱镜计划监听项目事件及近期曝出的脸书(Facebook) 出卖8千余万个客户私隐资料一案,就是明证。
     
      另外,我们中国人讲求厚道,讲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里外合一」,但西方人并没有此概念。看看2008年,金融风暴发,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 到华寻求中国政府合作,购买美国国债,满口「同舟共济」之甜言蜜语,待中国落实及购买了美国国债后,美国政府则反面,实施了「亚太再平衡」计划,将美国6成之兵力布置在中国家门口。看看特朗普防华,签定2750亿美元大单前后之咀脸,如出一辙,能不使人心寒。故此,笔者经常告戒友人、同事与西方政客、商家交往,一接触及金钱、利益,站在你对面的,就不是一个普通文明人,而是丛林中嗜血之动物,更不要受彼等如戏子般的假笑所迷惑。
     
      就笔者之经验而言,很多美国之所谓专家高层,虽然衣冠楚楚,对一些专业术语,口若悬河,但大多虚有其表,基本功不足,对一些深层知识了解不够,但却盛气凌人,特朗普团队正是不乏此等人物。对付他们,首要在开始时,要沉住气,择机而动,以理压之,从而打沉他们傲慢之气。简单而言,就是要用「直对直、粗暴对粗暴」。
     
      四、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掌握了解特朗普之出身背景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笔者曾与一班友人,曾打算组团到纽约,接做唐纳德。特朗普企业名下酒店之装修工程,后来决定取消,因调查所知,此人名声不佳不易交往。那么特朗普究竞是什么人,要令到笔者的友人要打退堂鼓。且看看下面一篇华商韬略对罗康瑞和郑家纯的专访:
     
      但令罗康瑞和郑家纯震惊、愤怒且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特朗普不但对他们当初拯救他于破产边缘,又让他坐享其成这么大一笔利润毫无感恩,相反还出尔反尔,翻脸不认人,把他们告上法庭。
     
      特朗普的诉讼理由是:中国人把项目卖便宜了,如果让我卖,会赚更多!他的要求是:请法官判中国人,赔我10亿美元的损失!
     
      特朗普或许忘了,当初他是怎么把公司搞到濒临破产的,而罗、郑二人也明白了,为什么特朗普此前的合作伙伴,会对他避之如蛇蝎。
     
      当初帮你还债,救你的命,现在还为你挣到这么大一笔,谁料你是翻脸不认人、忘恩负义的混蛋一个!
     
      罗康瑞和郑家纯嘴上没这么说,心里一定这么想过特朗普,但事已至此,他们也不再对指望特朗普讲规矩抱天真幻想。两人一商量,立即达成共识:跟他干,别让他以为我们中国人是好欺负的。……
     
      最终,法庭的裁决是,特朗普无理取闹,违反契约精神,起诉不予支持。而且还同时裁定,特朗普原本可以早早结算的30%收益,必须跟已经投资的美国银行大楼一起捆绑,要到2044年才能结清。
     
      纠缠4年多,特朗普最终完败。
     
      不但完败,还赔了夫人又折兵,后来他“吹嘘自己搞定中国人”时,《纽约时报》随即用露骨的写法重现了这个故事,令舆论大跌眼镜。……
     
      有人辩护说,特朗普当时是商人,所以这样做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罗康瑞显然不满这个说法背后的潜台词,“商人也该有诚信、道德、讲点情义,但他就是那样的人。”说完,脸上掠过藏不住的鄙视。[]
     
      香港时间4月6日早上,一个香港财经台之评论员,回应特朗普要对中国1000亿美元进口商品,另加课税之做法是相对负面的,对特朗普的评价与上述罗康瑞之看法是相近的。当时他们正谈论此特发新闻对股市之影响;一个评论员直白说:「特朗普,呢条友口密腹剑,狂妄自大……」另一位则回应:「美国5G搅不好的话,(特朗普)就将5G国营化,连这样的都讲得出……」特朗普于美国东部时间4月6日早上发出推特,意思是WTO规则极不公平,中国是第二大经济,却仍把中国定为「发展中国家」,从而让中国占了美国便宜。姑不论WTO规则是由美国等—众西方国制定,中国入世更得到欧美国家的准可,中国就真的占了美国便宜。将真相揭出,从而可见证特朗普低劣的政治、经济知识水平。有中国学者就特朗普之指控,作出回应。首先,中国是否是「发展中国家」?
     
      众所周知,衡量一个国家发达程度最重要的指标就是人均GDP,这也是世界银行划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的标准。2017年,中国全年人均GDP为59660元,如果以美元计价,则为8836美元。且不说,这个数字远远不及美国2017年人均GDP52434美元的六分之一,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世界各国人均GDP的排行榜上,中国也远远地排到了70位。即便按照世界银行人均国民收入1.2万美元即为发达国家的标准,中国依然还有不小的差距。所以,中国在WTO被认为是发展中国家没毛病!只看到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看不到中国人均GDP的实际情况,这是典型的一叶障目,别有用心。[5]
     
      其次是中国占了美国便宜吗?
     
      同时,入世17年,中国还饱受“替代国”的困扰。
     
      根据当初入世的协议,因为部分国家不认同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所以在针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时,可以选择第三国也就是“替代国”产品价格成本进行对比,并据此确定倾销幅度。其结果是中国的企业更容易被认定为倾销。[6]
     
      至今,欧盟及美国违反了当初的承诺,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并未自动被承认。
     
      另外,为了赢得美国白人的好感,特朗普亦发表了一些煽动种族情绪的言论,包括:[7]
     
      “中国的出口业,听好了!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我们要给你收25%的进口税。”
     
      “我们应该把美国的伊斯兰教徒,跟在二次大战时我们对日本侨民一样处理,就是全部关起来集中管理。”
     
      “我只让头戴犹太小帽的矮子帮我数钱。”
     
      “黑人血液里就是有懒虫。”
     
      “当墨西哥送人来美国的时候,他们不是送好人来,他们送有问题的来……他们带进毒品,他们带进犯罪,他们是强奸犯……”
     
      如今,他不再发表类似言论,但却将之变成了“现实”。过程中,他收获了来自全球的骂名,但获得了美国除精英阶层外大部分人的支持——最新的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五成。
     
      3月底,白宫顾问纳瓦罗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我看来,中国肆无忌惮地公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相当于向其他国家宣布:我们将主导未来所有的新兴行业,你们的经济根本没什么未来了。”
     
      特朗普和他的智囊团,显然已下定决心,要把中国按在世界工厂的位置上,继续做好廉价输出的“本职工作”,“让美国通过蛮狠、侵略式的方式再次伟大”。
     
      摊上这样善于变脸的“敌人”,真不知是福是祸。
     
      由此可见,综合笔者友人、罗康瑞和郑家纯的意见,特朗普不是一个具「诚信、道德、
     
      讲点情义」的商人,是一名被前合作伙伴避之如蛇蝎、「当初帮你还债,救你的命,现在还为你挣到这么大一笔,谁料你是翻脸不认人、忘恩负义的混蛋一个」和被法庭的裁决为「无理取闹,违反契约精神」,特朗普同时是一个乏缺经济、政治常识的政客。他常常模仿前总统隆纳·威尔逊·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如实施减税、减少国内福利开支而大幅度增加军费、与日本及中国因贸易失衡打贸易战等措施。然而,特朗普却缺乏雷根之公共行政经验,里根曾是加州州长,政绩显着。里根奉行「无为而治!之管理哲学,任用大量人才,用人不疑,且善于吸收别人意见。特朗普则更好相反,自认为天才,手下人员来去如流水,实是孤军奋战。
     
      其实,两个大型企业或团体相斗,最高话事掌权者是不宜过早出声,只应由下属讨论发言,在最终关键时刻,最高话事掌权者才发言表态,因为他一发言表态就是最终决定。在过去一周,就中美贸易纠份,我们的习近平主席从未发言,反观特朗普日日发推特表态,又一时两样,使人无所适从,确实有损美国国家形象。由此可见,特朗普确属中小企业主管角色,格局狭窄,识见有限。对付此等人物,有理说不清,只宜冷处理之,间中用「下驷对上驷」之法回应之,以示不屑,务使其自曝其短,则美国之软实力必因其消耗殆尽。
     
      特朗普之所以如此,实与其出身有关,其是纽约市地产发展商之第二代。特朗普企业在香港地产发展商中,只属中小层次。在此层次之地产发展行业,发展商与建筑商之关系中,发展商犹如皇帝。彼此之间虽事先签定工程付款合同,如先付定金,作为购买材料及租购机械之用,然后再定期按完成成数收取工程款项。但事实是,某些发展商并未按契约精神办事,而多扣压款项,承建商亦多因工程已开始,已洗湿个头,不得不支撑下去,垫支建筑费用,希望工程完成后一次取回。但亦多事与愿违,发展商会藉故恫吓和威胁,如质量差劣、工期延误等藉口,狮子大开口地扣减款顶。例如,在港一间承建分包商替一大型发展商承建工程,完成后被拖延付款,几经转折哀求,终只收取到全部工程费之七成,即1亿港元,只收到7千万。要打官司,人家有公司律师团队,就算打赢了,亦是数年后之事,运水不能救近火,所以很多中小型建筑商只能哑忍。特朗普应是在此环境长大,习以为常,土皇帝做惯了。问题是,小型企业之运作经验,能放诸四海而皆准乎?
     
      既要避免低估其本质的严重程度,又要避免高估主要决策者特朗普的复杂程度。对中国来说,美国总统一般被认为是一个资深政治家占据的位置,他们的决策通常有着深谋远虑、高瞻远瞩等特征,但是,特朗普可能不具备这样的属性,针尖对麦芒的膝跳反射,构成了其决策的主要特点,避免人为的将本质上很简单的特朗普思考回路复杂化,是后续管理摩擦首先需要避免的错误认知。[8]
     
      美国对中国之贸易逆差,不单是中国商品性价比高,美国人造不出,美国政府不许
     
      出口高科技至中国亦是主因。美国人爱消费,不好积蓄;中国人爱积谷防饥,美国人则爱先洗未来钱。为笔者工作的—些加拿大工人,亦复如是,星期五出工资,周末过后,星期一就要向笔者借粮。
     
      五、要同时打舆论战以建立中国的软实力
     
      见上节,特朗普「不再发表类似(注:种族歧视)言论,但却将之变成了“现实”。过程
     
      中,他收获了来自全球的骂名,」所以,我们要利用好其性挌、言论、行为等特点作为打舆论战之基础。所以,今次中美贸易战要打好,首先必须打好舆论战,必须定位为多边自由贸易主义对单边保护主义之斗争,将特朗普及其团队定性为破坏国际经济繁荣及国际贸易规则之丛林嗜血动物。要知,此等贸易规则均是由欧美政府制定的,现今若由它们破坏,欧洲诸国未必愿意。现今已有西方学者担忧中国将成为世界领导者,因中美贸易斗争将使中国成为护卫世界自由贸易之旗手。西方民主学说,坚持西方之制度、文化、宗教伏越性,可成为世界普世价值观,但「特朗普总统」之横空出现,却给此坚持打了响亮的一巴掌。史兆威(Willy Shih),前美国IBM和柯达公司高管,日前是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明言:「以前美国是最好的教材,现在中国是」[9];索罗斯明言,美国将会因特朗普发起中美贸易纠纷而帮助中国成为世界新领袖……据英国《金融时报》此前报道,对于中美贸易战,索罗斯还有一个震惊四座的结论:[10]
     
      对华贸易战将减缓美国经济增长,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最终将对中国有巨大帮助。索罗斯表示,“我认为特朗普将大大有助于中国被接受为国际社会新秩序的领导成员,因为作为美国的盟友,他们看到的将是一个变化无常的美国,甚至是不按照世界已有游戏规则来进行的公平贸易,特朗普起的作用甚至会超过中国人自己,他将帮助中国将成为世界新领袖。”
     
      六、结论
     
      中美总有一战,此或是军事上的,而这亦体现在过去数年中美在南海、东海、台湾、朝鲜半岛纠纷上,但美方未曾尝得甜头。很多人以为,特朗普是美国政坛异类。但其实,特朗普以前数任美国总统,何尝容许美国霸权旁落,他们内里心思与特朗普其实是一致的,只是特朗普赤裸裸地表露出来,而他之数位前任则披上自由、人权、法治或民主、人权、公义之皇帝新衣。现今发生之中美贸昜纠纷,避得一时,避不得一世,究难避免,终要发生。有香港学者对此评论曰:
     
      也于是,中美贸易战不关乎贸易或贸易逆差,而是美国要打倒中国。此所以贸易制裁是冲着中国工业升级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希望打击中国工业提升的发展机会。而在贸易制裁以外,军事、政治手段亦层出不穷,还有金融战争准备上场。中美之争不会是一、两年的事,即使特朗普下台,还有别人顶上,冲突会持续多年,或许只有如日本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面投降那样才会转变。[11]
     
      再如上数节所论,如美国真正要公平解决中美贸易纠纷,美国人真正要做的,是要解
     
      决:工资过高、工会权力过大、工人工作达度差劣、先洗未来钱而过度消费及容许出口高科技至中国。美国政府要知道,限制出口高科技至中国,及遏制中国高科技发展,只会更激厉中国发奋图强,没有什么东西,中国人造不出来的,空间太空站就是明证,当年美国政府不是禁制中国人参与吗?现在又如何?问题是美国政客能知错而改吗?成数不高。故此,14亿中国人作好长期战斗心态吧,胜利了,就解决了台湾问题,亦抚平了周边国家那种「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之心态。
    【作者简介】
    范振汝,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前香港国际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
    【注释】

    [1]Picture source: Amanda Uren, April 1975 No room for helicopters, on the website of Mashable  (<https://mashable.com/2015/05/04/operation-frequent-wind/#2oZatCs2M8qj>), visited on 2018/04/09.
    [2]见坦言集-陈文鸿:《特朗普的选择》,载香港东方日报网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410/bkn-20180410000423414-0410_00832_001.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10日。
    [3]「深受特朗普信任的纳瓦罗教授,就持有上述“中国更有求于美国,所以美国应该对中国更强硬”的看法……」见中国论坛网 沈逸:《挑起贸易摩擦,美国有这三个错误认知》,载海外网 (http://theory.haiwainet.cn/n/2018/0409/c3542937-31294488.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9日。
    [4]见程亚惠编辑:《民调显示2/3美国人为中美贸易摩擦担忧 直言“建议本届政府辞职”》,载国际在线网 (http://news.cri.cn/20180409/4efb28fa-6216-5c7c-f939-cbbd1b6eb58f.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10日。
    [5]见华商韬略 陈光:《特朗普:“我曾搞定中国人,狠赚一大笔”》,载搜狐财经_搜狐网 (http://www.sohu.com/a/227451147_212351),访问日期:2018年4月8日。
    [6]见中国之声-王磊:《WHAT?WTO偏袒中国,对美国不公?特朗普总统,请你认真点!》,载新浪新闻中心网(http://news.sina.com.cn/o/2018-04-07/doc-ifyuwqez6338316.s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9日。
    [7]见中国之声-王磊:《WHAT?WTO偏袒中国,对美国不公?特朗普总统,请你认真点!》,载新浪新闻中心网(http://news.sina.com.cn/o/2018-04-07/doc-ifyuwqez6338316.s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9日。
    [8]见华商韬略 陈光:《特朗普:“我曾搞定中国人,狠赚一大笔”》,载搜狐财经_搜狐网 (http://www.sohu.com/a/227451147_212351),访问日期:2018年4月8日。
    [9]见中国论坛网 沈逸:《挑起贸易摩擦,美国有这三个错误认知》,载海外网 (http://theory.haiwainet.cn/n/2018/0409/c3542937-31294488.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9日。
    [10]见王骁:《哈佛商学院教授:以前美国是最好的教材,现在中国是》,载观察网 (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8_04_03_452497.s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8日。
    [11]见武器知识:《中美贸易战开打,索罗斯给出前瞻论断:中国将借此成为世界新领袖》,载百度百家号网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95735742638513071&wfr=spider&for=pc&isFailFlag=1),访问日期:2018年4月9日。
    [12]见坦言集-陈文鸿:《中美之争长期化》,载香港东方日报网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409/bkn-20180409000438484-0409_00832_001.html),访问日期:2018年4月9日。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