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法庭宣誓宜加入内在约束力内容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诉讼制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证人;宣誓
    【全文】

      近日,朋友圈传播着一条有趣而又无奈的信息,大意是某检察官就是否刑讯逼供了被告人出庭作证,面对辩护律师的发问,这位证人不是回答“不知道”,就是回答“记不清”,法庭询证程序一度陷入僵局。忽然,话风突变,辩护律师大声道:“证人,你敢不敢发誓,如果说假话,全家死光?”良久,证人表示发誓属于封建迷信,他拒绝,审判长也表示这种发誓不符合审判规则。
     
      前述案件背景是存在的,但是否存在发毒誓这一细节,尚无官方披露。然而,这一发誓细节,却明显折射出我国现行证人宣誓法律制度的缺陷,即重视外部约束,忽视内在约束。换而言之,依我国现行法律制度,证人出庭作证,审判人员只是告知证人有如实作证的义务,有意作伪证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证人随后签署如实作证保证书上即可。更为重要的是,法庭对证人证言仅仅是做出采信或不采信地裁判,即使是不采信,一般也无暇顾及证人有无伪证情形,证人因伪证而被罚只是极端案例,这就导致证人存有“吹牛又不纳税”式的侥幸心态,毫无忌惮,更不会有撒谎后内心的不安和人性的罪恶感。显然,这一法律制度设计,忽视了良心和道德对人的内在约束力,从某种意义而言,正是这种制度设计的偏差,直接导致了证人宣誓功能的虚弱化。
     
      十多年前,笔者亦曾经历过类似的发毒誓案例。男有赌博恶习,女诉至法院离婚,男在法庭写下保证书,信誓戒赌,双方离婚未果。然一出法庭,男赌博依旧,女第二次起诉离婚。法庭上,男又是保证又是求情,好话说尽,声泪俱下,女如论如何,不为所动坚持离婚。僵持不下,男忽然离开座位,朝南方跪下磕了三个头,说“菩萨看到的,我若再打牌,不好好对媳妇,我遭雷打死”。匪夷所思的是,一直决绝要离婚的女方居然明显动容,随后,双方经调解和好。
     
      伟人曾说过“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鸡蛋因得适当的温度而变化为小鸡,但温度不能使石头变为鸡子,因为二者的根据是不同的”。由此而论之,既要有外在的法律责任约束,亦要有内心的良心道德约束,方能最大限度的保障证人如实作证。据说,英国人统治香港初期,证人出庭作证亦是移植英国法律,手持《圣经》宣誓,结果发现这一在英国相当有效的法律制度,居然在香港收效甚微,不少港人还是依旧作伪证。后来,法庭了解到当时之港人,最虔诚的是自己的祖宗,最恶毒的咒骂是断子绝孙,遂改为证人捧祖宗牌位宣誓作伪将证断子绝孙,伪证现象由此得以遏制。
     
      反观域外的证人宣誓制度,核心亦大多是强化人性的罪恶感。在美国法庭,对于基督教徒证人,须手按《圣经》宣誓: “I swear by almighty God that the evidence I shall give shall be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意即,我对万能的上帝发誓,我提出的证据应当是真相,真相,只有真相。对于其他教徒,则将《圣经》换为其信奉的经典,誓词大意相同;在现行香港法庭,证人作证之前,需回答是否有宗教信仰,如果信教,遵照所信奉的宗教形式发誓。如果不信教,才是宣誓一定会以真诚说实话。
     
      百余年前,法国雨果就曾说过“世界上最浩瀚的是海洋,比海洋更浩瀚的是天空,比天空还要浩瀚的是人的心灵”,中国传统文化更是强调人内心的丰富与强大,《礼记》“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即是此意。如此,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完善证人出庭作证规则,适时引入约束人性的内容,再进一步由立法机关修改诉讼法律制度!
    【作者简介】
    倪世钧,重庆妙珠律师事务所创始人,重庆市律师协会“十大刑事辩护经典案例”获得者(2014年),重庆市律师协会“十大民商事诉讼经典案例”获得者(2015年)。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